关灯
护眼
    原本以为今天将会是一个隆重的庆典。

    却没想到,被这神渊殿的主人当成是儿戏一般,抓住了幕后凶手,拍拍屁股走人了!

    一直躲藏在暗处,早就知道了这个计划的三宝,以及莫姨还有三禅姑姑,瞧见这一幕,都忍俊不禁的笑了。

    云儿道:“不愧是我娘亲,就是帅!”

    鄞儿:“那是自然,爹爹也不逊色!”

    莫姨以及三禅姑姑却气的牙痒痒,没想到叶琉璃在自己大婚之日也能搞出这些名堂。

    莫姨十分笃定道:“等今天过了,看我怎么训诫这两人,大婚怎能儿戏,必须找时间把这仪式给走完。”

    三禅姑姑都笑了:“莫姨,您怕是要失望了。”

    鸾儿也笑道:“莫婶婶,娘亲跟爹爹的事情,您就莫要操心了,我们还是想想,一会吃什么比较好,鸾儿都饿了!”

    “哎,妹妹,你怎么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吃?”

    鸾儿不满的追在云儿的身后跑。

    彼端的新婚寝殿,此刻殿主却正搂着怀中赤果的鲜嫩小妻子一番爱抚,很是好笑的对她道:“这法子,也就只有你想得到。”

    叶琉璃满脸害羞的搂着自己的夫君:“怎么,帮你解决了应酬那些老顽固的麻烦,你不应该谢谢我?”

    原来,他们故意在大婚之日揪出幕后黑手,为的就是想要在大婚当日速速完成仪式,而后借口甩开那些抱着攀附态度而来的灵修界大佬的纠缠。

    帝临渊每次想到与那些人交谈就头痛不已。

    不过……

    “璃儿,形式还是要走的。”

    “这杯酒,还是要喝。”

    叶琉璃纳闷的看着帝临渊再次端上来的七彩烬天酒,忍不住诧然。

    殿主笑道:“之前喝的,根本就不是参了毒的烬天,只不过是我吩咐了龙七准备的另一种替代的毒物,对你我并无坏处,反而……”

    说话的时候,殿主的神色越发的迷离,很不对劲。

    叶琉璃很快也感觉到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