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好家伙这小子,看着穷酸没想到,身家都带身上,这么多袋子总有几件好物可用,到时候他就可以,嘿嘿。

    江途一一解下来,放在那管事鬼所指的盘子里,管事鬼挨个拿起来一一查看,这个红的空空如也,这个绿的空空如也,这个蓝的.......所有都都空空如也。

    “特么的,你耍我呢,你娘就给你留这么几个破袋子”

    江途所有身家均藏于腰上的一串乾坤袋里,这乾坤袋是真实的内有乾坤,它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普普通通的绣花钱袋子,上面却一般都布了持有者所施的禁制,

    江途这一串乾坤袋在他手里就是装了整个虚玉子真人宝库的袋子,在其他人看来就是空荡荡的花里古哨的布袋子。

    江途也很无奈:“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就只有这几个袋子最值钱,我娘亲(师尊)千叮咛万嘱咐,让我随身携带寸步不离”。

    杜莎要在这里肯定要感叹,大师兄真是个实诚人,句句大实话,她要是虚玉子肯定也要千叮咛万嘱咐,什么寸步不离,睡觉都给我抱着。

    那管事鬼看他说得情真意切,生怕是自己眼拙看错了,这其实是个什么稀世珍宝,遂又逐个拿过来检查一遍:“汰,你这个混账,这不还是个破布袋子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敝帚值万金”!江途不依。

    管事鬼不耐烦了:“行了行了,你可以走了,把你这些破袋子带走”。这特么一个个空袋子交上去,还得了,指不定以为内容物全被他污了呢。

    江途顺着他指的方向走出门去,耳边还传来管事鬼小声嘀咕的声音:“呸,个迂腐穷酸的臭书呆子,破布袋子当宝贝,怪不得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干点什么活不下去,能抄书把自己抄死也是相当了不得”。

    江途走到廊上,泫姬已经在那里等着,看上去心态平静,眼眶颜色正常,不像是哭过的样子,江途慢慢松下一口气。

    二人被另一个鬼物带到了隔壁的课室里,这里人满为患,上面轮番有老师正在讲课。

    “接下来我们来讲讲什么是五级三晋制,“五级”,地府阴司的官僚制度其实与你们在凡间的类似,但我们“暗使”晋升的方式却与正常的不同”。

    “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帮阎罗王,办暗差的人,所以嘛我们有自己的一套奖惩手段,官职从低到高分别是伙长、百夫长、千夫长、卫将军、骠骑将军和大将军”。

    “每个月完成两个任务可以成为伙长,每个月完成三到十个任务可以成为百夫长,如果你足够努力每个月完成了六十个以上的任务,那么恭喜你不仅可以成为千夫长同时还将被永思亲王召见亲自授予子爵头衔。

    “再往上完成六百个以上任务的称卫将军授予伯爵,完成一千个以上的,称骠骑将军为侯爵,再往上暂时我们就说这么多,目前唯一的大将军便是永思亲王,都是后话”。

    “你们以为这就算了?拥有勋爵头衔的人,将获得阎罗王赐下的仙丹,吃了可以锻魂炼魄,使神魂力量更加强大”。

    那老师忽的脸色一板:“你,就是你,你那什么表情,你在怀疑什么”?

    江途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才确定那老师说的正是自己:“我”?

    “对,就是你,你既然怀疑就上前来”?老师道。

    江途:“我没有怀疑”。

    然而那老师根本不听,只指着他继续道:“各位,大家看这位学生的身形如何,够高够壮吗”?

    然后指着另外一个体态纤细的女鬼,这位是我们新上任的卫将军杨大人:“你们信不信,她可以用一指之力,把他掀翻在地”!

    江途看了看课室里面的人,似乎只有自己最为魁梧,与那体态纤细的女鬼站一起,真真是对比鲜明,若自己果真再被那女鬼一指掀翻,这强大的反差,必然让“仙丹”的效果更加有说服力,自己可真是个好工具人。

    杨细柳生前从未被如此多人追崇、艳羡过,自打死后进入这里,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和多年逢场作戏的职业技能,努力得到了现在的地位,那些多少轻贱辱骂她的人,如今只能对她俯首称臣。

    作为即得利益者,她对“暗使”这个说法深信不疑,遵从上面人的命令,她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震慑不安分的小鬼们,分享她宝贵的成功经验,并且为自己多挑上几个得力的下属。

    毕竟学堂里的新人们但凡有心思发展的,都有慕强心理,毕竟水往低处走,人往高处爬,待她按死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她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大半。

    “咦,不对劲,你什么来头”别说是一根手指头,她已经双手齐上阵,都没有把眼前的男人推开。

    江途憨厚一笑:“听说我是个不名一文的穷书生,不好意思见笑了”!

    课室里顿时嘘声一片,依稀可以听到泫姬高喊:“哥哥,好样的,哥哥你最厉害”的声音,眼看场面,即将失控。

    杨细柳恼羞成怒:“来人把这个混进来的奸细抓起来”!外面冲进来两个鬼一把按住看起来毫无准备的江途,杨细柳又叫道“等等,把那个小丫头也一起带走”。

    说是带走实际上,这俩鬼也并没有把江途和泫姬带出阁楼外,而是一路攀登,达到阁楼顶上,这阁楼顶部的整个突起像一个倒扣着的大型水杯,一道圆形的露天回廊围绕着这水杯周围。m.

    回廊上立着一圈圈的柱子有的柱子上已经光秃秃,有的此时正束缚这一个个人的魂魄。

    泫姬好奇的冲这些柱子东张西望,被压着他们的鬼怒斥:“看什么看,没见识的小鬼,他们的现在就是你们的明天”。

    泫姬莫名被凶,哪里肯罢休,歪头委屈的望了江途一眼,江途点点头,泫姬暗中积蓄雷电之力,猝不及防的拍开押着他的两只鬼。

    江途身边的鬼物下意识就想来帮忙,江途腾出手来,掏出流星追月埙故技重施,一首残阳照雪曲下去,所有回廊上所有鬼神情变得呆滞。

    那所谓的“卫将军”一现身,人偶君就告诉江途,该鬼魂魄颜色比之前负责押送的张叶只略深一点。

    江途又因强行被老师点名,被迫与之角力,彼此的实力在江途心里早已有个定论,两人早在课室里时就传音入密,商量好了计划,如有危险可见机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