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杜莎啪啪鼓掌:“小师妹果然蕙质兰心,这都被你想到了,那我也来大胆猜测一下,这位“暗使组织的头目,也是位异世界来客,且多半与那位“玉米须子”大大,属于同一个世界的来客”。

    姜素想也不想直接反驳:“怎么可能,之前那岗哨处滴滴作响的机器,哪是玉米须子那个世界的水平能制作出来的”!

    杜莎与肖炎齐齐偏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姜素。

    姜素自知失言,立刻补救道:“哈,我猜测的”。然后乖乖闭嘴当鹌鹑。

    杜莎与肖炎自然觉得奇怪,但看她那副样子,就知道轻易撬不开她的嘴也只得方放弃。

    杜莎忍着肉疼,将自己的猜测和这个叫“传销”的骗术,又告知江途。

    江途那边这次回应很快:“我这边带回了一根古怪的柱子,都市王刚刚检查了一遍,怀疑是利用镇魂阵本身的效果,所制作的一个加强器,而那边没有魂魄飞出,那个所谓的学堂有古怪,可能另有收集人魂魄的装置,都市王又给了一些法宝,我们准备再去探一探”。

    信息的内容到这里断掉,杜莎稍微等了一会儿,果然听到江途的声音:“都市王的虚弱速度超出了预期,恐怕要不好,我需要在流放之地这边护法,你们且想办法逃出这个‘暗使’组织的包围圈,到奈何桥附近去,阎君那边安排了鬼差接应”。

    杜莎抬头看肖炎和姜素:“看来大师兄是相信了都市王的说法,利用犼给阎君报了消息,我们现在怎么办”?

    肖炎:“既是都市王召唤的我们,没理由一边敦促我们修炼、塞法宝,又一边给‘暗使’站台背书,这背后肯定另有隐情,我赞成大师兄的说法,”

    杜莎眼珠子转了转,又看向姜素:“小师妹,不如你再大胆的猜测一下,那位为\'\'暗使\'\'站台的闫罗王,究竟是哪里来的”。

    姜素摆摆手:“别别别,我就是胡乱说的,这个我哪里知道,我们还是走吧,就算不相信\'\'那位都市王\'\'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啊,还能冲出去跟他们三个人打一群是怎么滴”。

    杜莎撇撇嘴:“成吧,那我们这就出发,那边那几位少爷,请问你们怎么从奈何桥过来的”?

    怎么从奈何桥过来的........................................

    丰义几人紧紧的抱成一团,在猎猎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耳边风声阵阵,脚底下是万米深渊。

    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落入这个女魔头之手,明明他只回答了一句他是飞过来的呀。

    那些人把他忽悠到忘川河边后,就有一个小舟模样的可以飞的东西过来,把人一批一批的接走,这......他还以为这跟去省城的马车一样是地府的交通工具呢,他往那边跑就是为了去坐这个飞舟。

    结果种种原因下,那非法营运的“飞舟”他座不成了,他坐上了更刺激的飞剑。

    一把三尺来宽的飞剑上载着三人四魂,杜莎把几个魂丢上飞剑,肖炎用不知道哪里来的树藤把他们绑成一串拎在手里。

    一把飞剑直冲霄汉,在血色的月亮上留下一道光弧,位于流放之地某处的永思亲王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略一抬。

    一个锥形带着尾巴的圆柱体从永思亲王的衣袖里冲出去,以惊人的速度,向着杜飞剑的方向而去。

    “一切阻止他升级的BUG都应该被清理,去死吧,苍蝇们”。

    肖炎似有所感,整个人肌肉紧绷起来,持剑正对又后方,凌厉的挥出一剑。

    一朵绚烂的花在顿时在血色的天空中炸开,肖炎那一剑产生的强大的后坐力,直接让杜莎的飞剑一晃,垂直往下掉。

    “啊啊啊”!丰义几人的尖叫声几要将人鼓膜震破,差点现场表演一波魂飞魄散。

    杜莎费力的稳住飞剑无语的看着几人:“我们现下早已飞过了忘川河上空,你们又没有肉身,掉下去也不会怎么样,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丰义几人忙着发抖,没空搭理她,从出生到死,他们就没见过没长翅膀就敢往天上飞的人。

    另一边,永思亲王捕捉到自己的自己的武器,在空中撞击到了什么物体然后爆炸,另一个物体从空中坠落,进入他防卫系统的盲区。

    “来人,加大忘川河沿岸堤巡逻力度,如发现可疑人物,不惜一切代价原地销毁”!

    他手下的鬼领命,临走前讨好的多问了一句:“之前从未接到过如此直接的任务,请问是阎罗王陛下布置下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