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姜素身披黄金战甲,脚踏七彩祥云,宛如一位真正的盖世英雄一样,在关键时刻冲出来力挽狂澜。

    但…………盖世英雄你为何要在云上跳脚:“快,泫姬师姐,再狠狠电它几下,大师兄,不要吝啬,拿出你最强大的增益曲目,吹给闫君听,大家一起上把这破玩意儿打成废铁”!筆趣庫

    姜素疯狂呐喊,众人才从这种突然被大招震撼的场面中幡然醒悟,原来那个丧心病狂企图吞噬整个忘川鬼域的家伙,居然还没被干掉,遂行动起来。

    泫姬接连几道雷击之后,回光返照的阎君,趁机补了几招,一阵噼里啪啦的火花闪过,永思亲王倒在地上抽搐。

    谢必安带着属下小心翼翼的靠近,发现原本应该鼻亲脸肿的永思亲王,依然整洁体面,只破损的皮肤里并没有鲜血渗出,反而暴露出一根根五颜六色的线状物。

    一个奇怪的声音一直循环的说:“警告,警告,能源装置已损坏,请立即修复”!

    谢必安不敢带着这么个奇怪又危险的人形怪物进酆都城,于是就把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杜莎等人搬到了城外。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谢必安问。

    杜莎被抬着,三百六十度仔细查看了,这人形怪物的四肢五官,甚至是从指甲盖到头发丝一丁点都没放过,最后得出结论:“这…………大概是一个高级人偶”?

    说完便搓搓手,眼睛里冒出精光:“我……从没见过如此巧妙的傀儡术,技艺之精湛堪称罕见,又聪明又强大,我要是能有一只…………再让我好好看看,好好看看,,嘻嘻嘻”。

    范无救看她这副随时准备以残破之躯,冲上去的痴迷模样,立即命人把她抬远了点,并冲因为与永思亲王正面刚了一波后,内脏碎裂,双手骨折的肖炎道:“肖兄弟,你管住她,别让她跑出来吓到人”。

    杜莎企图据理力争,奈何伤残人士说话分量太低,被人无视后,只得另辟蹊径,遂大声嚷嚷:“行行行,我不看了,我要见我娘,抬我去见我娘”!

    “噗哈哈,,,杜师妹,短短几日不见,你这天生地养的沙子精,都有找到娘了”?泫姬捂着肚子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泫姬,不得乱说”!江途呵斥道。

    杜莎理所当然:”是咱们小师妹啊,我怀疑她就是天道,而我不是说好的,是天道宠儿么,那她自然就是我娘没错”!

    狗血伦理剧,该洒到观众脸上的狗血虽迟但到,范无救与谢必安满脸微妙。

    “这…………你们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师门”?

    这时姜素正从阎罗殿赶到城门口,贸然听到这番对话,这觉得双耳轰鸣,一个头两个大。

    只能疯狂喊冤:“杜师姐你怎么回事杜师姐,我才离开多久,你怎么就失心疯了呢,饭可以乱吃,娘千万不可乱认啊”!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她:“姜姑娘/小师妹,你还是招了吧”!

    姜素一张白嫩的小脸顿时皱成一个苦瓜:“走吧,把我师兄师姐抬上我们边走边说”!

    一路上姜素主动或被动的交代了了自己,死缠烂打非要跟着杜莎等人出发,又在进入钟灵山秘境后假装跑掉,故意引师兄弟几人进坑,穿越异世界的全经过。

    顺利收获了来自直接的师兄师姐四人的怒火,这小妮子怕是没接受过来自师兄师姐们的毒打,简直无法无天,这要是搁太衍天宗,小鞋儿得给她来一打。

    “所以你真的不是天道,那你把我们引来的目的是什么”?杜莎终身工于算计,终有一天被自家的雏鹰啄了眼,无奈大于愤怒,好歹不用叫娘也挺好。

    “具体的原因我不能透露,但我的确不是天道本人,又的确与天道有那么一星半点关系,师姐都猜到门口了,不妨再根据玉米须子的行文思路,大胆的猜策一番”说完,姜素蹲下来,在杜莎怀里塞了一本书。

    书名《系统之女皇的绝世乞丐皇夫》,作者玉米须子,这特么还真的是,难怪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姜素这坑爹货找不到亲爹,就专坑她师傅,着实一碗水端平。

    杜莎翻来第一页,开篇第一章,男主被自己的国家驱逐穷困潦倒,眼看就要冻死街头,突然脑袋里多出个系统。

    杜莎了然于心,转过头去对自己另外几个难友道:“原来小师妹是天道系统的宿主,不能把真实情况告诉我们,我们就不要逼问她了,她真的不能告诉我们”。

    姜素闻言兴高采烈,差点原地跳起来:“对对对,我什么都不能说,都是师姐冰雪聪明猜出来的,不算我违约”!

    你的快乐真是简单得让人无法理解…………你就差把答案贴在我脑门上让我了,还不知道我就是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