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联盟高层原本对这几个需要防范的外来生物,并未抱任何希望,毕竟连他们自己都排查不出的内部原因,怎么可能会让几个连通讯器和光脑都没见过,完全不熟悉联盟事物的外人发现端倪。

    巨蚊侵袭与其说是人祸,他们其实更偏向于这其实是天灾,来自于他们不了解的遥远星系的飞来横祸,自然界给人类生存的又一次挑战。筆趣庫

    历经三天后,宗闻和雷欧坐在办公室里各自对着自己光脑里传来的绝密资料,陷入了被打脸后的经典呆滞期。

    双手插入自己发间,想以头抢地。

    宗闻手下的数据分析师团队,利用联盟军方特有的秘密信息渠道,对十九年来,所有关于机器人取代人类工种的事件,和机器人工种,以及前后涉及的大宗交易,承运商和经销商进行了详细的统计和对比。

    并没有发现什么大问题,这些数据显示,这些机器人的研发和生产厂商,运输和经销商彼此之前并无任何联系和交集。

    但他们安排可靠的人类心理专家,以消防演练为由,对不同年龄段的学生们进行了抽样摸查。

    这些孩子无一例外,被深度洗脑,年龄越大的孩子,越觉得生而为人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不可控且没有逻辑可依的情绪都是多余的,甚至做出超出计划和固有模式的举动,都是有罪的,应该受到惩罚。

    这意味着什么呢。

    有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毁了联盟的孩子,他们查不出任何问题。

    雷欧抬起自己长了红毛的脑袋,难得严肃的望向宗闻:“老宗,咱们得合作,这些人的目标不是政权利益,是全人类”。

    老祖宗都知道,孩子是人类的希望,动了全人类的孩子,那不就是要让人类的希望变成绝望吗。

    宗闻:“我觉得咱们之前的思路有问题,现在我们重新梳理一下,毁掉人类的下一代,受益最大的是谁”?

    雷欧:“先排除掉巨蚊,这个东西攻击性这么强,要上直接上,不必做得这么隐晦,二十年磨一剑不是他们的风格”。

    宗闻:“那么联盟内部的非人类,除了一些智商明显不高的动植物,就只剩下………”。

    雷欧:“不被联盟承认的克隆人,以及拥有一定智慧的AI机器人…………也许还有那几个突然冒出来的外来人口”?

    宗闻:“不……刚刚方上校传来消息,那几个外来人口一回来,直接去找了艾伦.马尔斯”。

    “哦………这次据说拼尽家财逃出来的,那个早些年在联盟风光无限的年轻机械师”?

    巧的是,二十年前,艾伦.马尔斯作为联盟最年轻机械专家高调加入仅仅还是创业公司的沃克尔科技,成为无数人口耳相传的大热新闻。

    但沃克尔科技研发的保姆机器人普及时,却并没有听说过这位天之骄子的名字,他就这样莫名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联盟中心星体上的建筑风格与7100星系并不一样,有越往中心地带越返祖的趋势,部分建筑地上地下一个样,以平层为对称轴,踏入其中你以为是在一楼其实你在十八楼。

    杜莎坐着电梯一路往下,总算找了把自己搬到了一楼的艾伦.马尔斯。

    联盟友情提供的不太大的救济房里,除了马尔斯父子和机器人玛丽,还有一堆不晓得哪里淘来的金属垃圾。

    江途扫了那堆垃圾一眼,对艾伦抱拳一礼:“马兄,不愧为炼器大师,身陷井隅,心向璀璨,如此方能成大道,在下佩服。

    马尔斯被他如此认真的敬佩之情,搞得不知道是应该先表达谦逊,还是先解释自己并不姓马,只好哈哈笑一笑。

    转头问几人的来意:“你们专门跑一趟,是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杜莎欣赏这人上道的精神,径直拿出在地府被杜莎视作高级傀儡收藏的“永思亲王”,当然这里应该叫智能机器人。

    “听说你在机器人领域是位了不起的高人,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永思亲王”表面充做皮肤的材料,已经在大战中被破坏得七七八八,露出内里的各色电线和金属部件。

    咋眼一看,与墙角那堆金属垃圾并无两样。

    艾伦.马尔斯清开周围的杂物,把“永思亲王”搬到临时的操作台上,拆开机器人的头部装置。

    一块碧绿色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被镶嵌在人类大脑所在的相同部位。

    芯片露出来的一瞬间,杜莎感觉到,艾伦整个人都出现了一瞬间不自然的僵硬。

    “怎么”?你认识这个?

    艾伦深邃的眼眶里,蓝眼睛不自然的转动了一下,随即惊慌失措的跑去关上了自家的大门。

    “这…………你们从哪里弄来的,没被跟踪吧”!

    “不行,就算没被跟踪,他们肯定也知道你是来找我了”。

    马尔斯看着他爸爸以陀螺的形态在自家不大的屋子里转悠了好几圈,周围的大人们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