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一天晴空万里,蓝蓝的天空上还飘着几朵白云,萨伊王国王一岁的小公主将在今天接受教皇洗礼,成为圣殿独一无二的圣女。

    这个仪式十分重要,萨伊国王和王后将亲自抱着小公主,由皇室专用的仪仗和军队促佣着一路走到圣教主教堂。

    萨伊王国的皇族护卫队各个高大健壮,穿着一身闪亮的银铠,腰间别着锋利宝剑,整齐划一的行过空旷的街道,沿途的士兵手持宝剑依次伫立于道路两边,庄重而威严。

    整个王城的百姓早早等在沿途的道路旁,有想高声呐喊着向自己的国王和王后致敬的,也有单纯想来看看小公主长得怎么样的。

    但无论想法如何,国王的车辇刚出王宫,附近的百姓被皇室的威严所镇,无人敢将内心想法宣诸于口。

    国王正因此而高兴:“王后,你看,朕的子民还是非常爱戴我这个国王的”!

    王后抱着怀里不安乱动的女儿苦笑了一下,并未说话,教廷势力渐长,出了都城谁还认什么国王。

    不等王后将自己的思绪延伸出去,拉车的角马突然撅起前蹄一阵嘶鸣,一直拱卫在王辇旁的皇室侍卫长,最先发现异常:“敌袭,保护王上和王后”。

    国王这才发现,辇车顶上飘下一张张白色的纸片,巨大的阴影遮蔽了日光,把整个车驾笼罩在内。

    杜莎化为本体漂浮在人群中,与伪装成行道树的肖炎把大量定身符洒像人群:“趁现在”!她喊道。

    隐藏在法宝中的江途坐在已变回原型的泫姬身上,仙乐飘飘而起,大多数百姓应声而眠,皇室骑士团的士兵们也跟着倒下大半,剩下魔法亲和力较高的圣剑士虽奋力抵抗,不过片刻便被冲出的杜莎和肖炎一手刀袭了脖颈,最终无奈躺下。

    杜莎瞬移到车架旁,动作轻柔的抱走了王后怀里沉睡的小公主,并朝王后的脑海里打入一道印记。

    随后这支一言不合抢人的团伙,跳上龙背,消失在空中。

    不到片刻,教廷派出的红衣主教手持魔杖赶来,这些主教内着白色法师长袍,外披红色披风,虽前后加起来只有四人,身材也不如皇室卫队的士兵们高大,但在这个有魔法的大陆,可以坐到教廷红衣主教的人,无不是可以以一敌百的强大魔法师。

    他们原本与教皇一起在教廷主殿等待公主,突然看到天上的龙影而来,却终究来迟一步,现场所有人已然昏睡,好不容易醒过来却众口一词。

    “公主被一个长着翅膀的怪龙抓走了”!

    “好大一条龙啊”!

    杜莎和江途一行人到这世界已半年有余,光他们从不知名的密林深出到达人类城镇用了半月,凭借密林里收获的猎物换取了当地人的服饰和衣物,又靠着从倒在路途边的佣兵尸体上获得的名牌,一路混到了王都。

    半年的时间,足够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是个封建皇权与教廷势力共治的时代。

    皇权拥有实际领土的管辖权,而教廷负责收割人的信仰,皇权有庞大的军队和数量繁多的剑士做武力支撑,教廷却拥有这个世界最高武力值,教廷是魔法师的聚集地。

    而魔法师与修仙者相同,都利用自然存在的元素之力进行修炼,只是修仙者以元素粹体提升己身容纳元素之力的能力,而魔法师通常利用魔纹魔杖或者咒语等媒介直接调动自然界中的元素之力,总而言之是与修仙界截然不同的两种修炼方式。

    这个世界共有三个国家三个不同的皇室,而教廷只有一个,这一点又与修仙界不同,修真界仙凡分割得彻底,修仙者不得干预凡间皇权更替,这个世界的魔法师却遍布大陆各地与凡人共存。

    甚至萨伊王国的皇族沃伦家族,皇室已经一脉单传了三代,每代都需要接受教皇洗礼成为圣子圣女,三岁到十岁期间,必须每天前往圣殿侍奉光明神。

    是的,真神,教廷的人宣称自己供奉的是光明神,而教徒们则是光明神使者,所以他们才能使用圣光和圣水。

    杜莎一行人曾经见过教廷的传教士,利用圣光给人治疗的,那当时有点像修真界伽倻寺的大和尚给人诵经。

    那哪里是光明神赐予的圣光,那明明是天道赠予的功德。

    被功德之光照耀确实可以令小儿身体强健,减少生病,可就这样就要把皇室的公主、王子喊过去每天打卡,委实有些牵强。

    而且三岁到十岁正是小孩子三观和智力发育的高峰期,谁知道教廷的人会给他灌输些什么思想,经过未来世界保姆机器人被人动手脚的事件,杜莎师兄妹几人几乎都是一瞬间便联想到了阴谋。

    这个萨伊王国的皇室怕是被教廷架空好长时间了吧,那系统所谓的“绑架”就约等于“拯救”了!

    尽管这些与杜莎他们这几个异世界来客无关,但作为接了抢劫任务的正道修士,那隐隐疼痛着的良心稍稍得到了一丝安抚。

    作为盘踞一方世界的地头蛇,这个世界的武力值天花板聚集地,就算弄清楚了魔法师的修炼方式和分布地点。

    谨慎起见,杜莎几人当然不敢直接明目张胆的抢人,毕竟他们根本没见过活着的红衣主教和教皇出手,况且以他们见过阎罗王本尊见识,合理怀疑光明神是个真的,那以他们修为最高一个元婴期的大师兄江途去碰瓷,怕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m.

    就没了个任务,不至于,不至于!

    就偷…呃个人,大家分工合作一下完全能行,于是本体个和化身都很娇小的杜莎和泫姬负责蹲在王都门口观察。

    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同行剑士们向着体修的路子一骑绝尘的修炼方式绝望,熄了去国王家屋顶拆迁(切磋)劲头的剑修肖炎,主动把自己的枝叶伪装到行道树上,每天自闭的观察王都的行人顺便监视教廷的动向。

    数日后

    杜莎:“教廷每天会派一位红衣主教到皇室给国王护法,晨而往幕而归”。

    泫姬:“他们根本不怕皇室突然出兵袭击教廷,或是皇室成员发生危险,因为皇室卫队基本全是体修和凡人”。

    “王都往来的独行的魔法师果然和其他城市一样,无论是资源还是修为都比不上都城”。说罢肖炎顿了下继续道:“这一点,可以从他们拿的魔杖材质和穿着看出来”。

    尽管在他看来,这群大多脚步虚浮还敷粉的白切鸡,穿什么都一样。

    在一番从长计议后,偷人…哦不,抢公主这件事,所有人一致同意柿子照着软的捏,国王弱些就从他手里抢,杜莎趁着着红衣主教出宫的时间,每晚飘往皇宫打探消息。

    有一晚,早已被盯上的国王,他忠诚皇家卫队班房里,侍卫长正在交代洗礼当天的护卫事宜,被杜莎听个正着:内容大概是教廷那帮生性傲慢无礼的家伙,竟然不把国王陛下和公主都安危放在眼里,洗礼当日不会派任何一个教徒护送国王仪仗,得靠我们自己兄弟,兄弟们最近两天操练起来,到时候别掉链子!

    杜莎内心直呼好家伙,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不抢你都对不起,教廷放水。

    杜莎回去跟自家师兄妹们商量后,果断制定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抢人计划,利用时间差,国王一出王宫立刻行动,抢完披着法宝立刻遛。

    这便是师兄弟几人顺利劫到人的经过,也是他们不得不流亡的原因。

    等法宝失效时,杜莎一行人早已遛出王城,朝着伊萨王国边陲而去。

    这时候国王和教廷已经反应过来,悬赏和通缉齐发,以前的身份铭牌已经不能再用了,杜莎师兄妹五个黑户加一个刚沦为黑户的公主,继续呆在人员密集的城市太可疑了。

    他们几个不用吃喝没关系,无奈公主太小,直接喂辟谷丹有点太残忍。

    几经辗转,杜莎打探到一片黑户聚集地,伊萨王国边陲的莫斯利城,因紧邻答尔魁之森,又与著名的巨龙栖息地眠龙泽接壤,是个著名的连教堂和传教士都不屑来此的贫瘠之地,也是著名的三不管。

    这里的本土居民,有实在走投无路的贫民,有穷凶极恶的强盗,被人类驱赶的非人类种族。

    巨龙和答尔魁之森野兽时刻威胁着这座城里的人,而断断续续光临这座城市的佣兵团,又给了人们活下去的机会。

    雇佣兵们大多是把脑袋栓在裤腰上的亡命徒,钱来得快也去得快,在答尔魁之森挥洒完血汗,总爱来城里的酒馆里买几扎啤酒再叫上个已经不算年轻的姑娘。

    这个城里最多的营生便是开在大街小巷的酒馆和屋顶种着花朵的妓馆。

    杜莎一行外貌过于优秀,从进城开始就已经被人盯上,特别是他们身上穿得是普通的麻布衣服,显然与贵族不搭边。

    在这个通人□□易的国度,漂亮且普通的人类本身就是昂贵的商品之一,更何况这行人里有两个孩子、两个女人以及一个看起来胳膊没有几两肉的小白脸。

    身强体壮一看就不好惹的江途,扛着刚猎杀的

    火獾进了一旁的武器铺,那些拎着酒杯的雇佣兵们就开始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