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变成索菲亚脸的兔唇武士越来越多,其他的兔唇人武士逐渐意识到什么,开始后退躲避,以免被索菲亚控制。

    嫣儿和黎江刚到桥梁上,被溃逃回来的兔唇人武士给挡了回来。

    “索菲亚在操纵黄金太阳盘。”黎江焦急的说,“她把大拿的身体当成了门,越来越多的高等生物正在从门里传送过来!”

    “该怎么办?”嫣儿一时也没了主意。她真正意识到这些高等生物的恐怖,它们不用直接消灭对手,而是进行转化,此消彼长下去,所有人都将被它们掌控。

    “只能逃了。”黎江拉起嫣儿往后跑,“先跑出黄金太阳盘的区域。”

    嫣儿不时回头望,现在除了老沙离水晶石台越来越近,其余的人,都靠近不了那里。靠得近的一批人,早已经变成了索菲亚的样子,倒戈相向。

    大拿站在水晶石台上,内心充满痛苦。他没想到自己最终成了索菲亚的棋子,在海上,他跟老沙消灭了索菲亚的肉体,但索菲亚的存在形式,根本就不是他所能理解的形式!她一直潜伏在他身体里,等到一切条件成熟,突然发难。

    刚才要不是他抗争了一下喊了一嗓子,嫣儿还不知道会怎样。

    现在他还有意识,但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全身仿佛被禁锢了起来,一动都不能动。

    “要让黄金太阳盘停下来。”老沙避过密密麻麻的透明影子,大声的朝大拿喊。

    大拿也清楚这一点,可是要怎么做?他甚至没办法跟老沙沟通。

    “把水晶石台破坏掉!”老沙继续喊着。

    那些被控制的兔唇武士,拼命的去拦老沙,随后被老沙打倒。

    大拿拼命的尝试控制自己的身躯,僵直的手指,最先动了一下。这一动让他找回了信心,他大吼一声,手指猛得张开,抓在手中的一个物件顿时滚下了水晶石台。

    老沙就地一滚,将那个物件拿在了手中,当得知那是虎符时,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便再也不纠缠,转身就跑。

    索菲亚似乎是被大拿的反抗触怒,透明影子的出现频率瞬间加快,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朝所有人追击。

    石碑阵顶上出现了一条条银河似的星辰带,瑰丽壮观,原本覆盖在上空的地层消失不见。

    星辰带越来越亮,逐渐出现在四周,将石碑阵都围绕起来。

    大拿感觉自己像站在了太空之中,又像是回到了之前夜晚在天空之镜的水面上。

    大拿看到周围全是有着索菲亚面目的人,视线所及,没被控制的已经没有了。

    他不知道老沙、嫣儿还有黎江是不是已经被控制,他只是想,如果他们能逃出去,走得远远的就好了,千万不要再回来。

    索菲亚所表现出来的,一定不是高等生物所具有的全部能力,而人类连一个索菲亚都对付不了,又怎么能与所有的高等生物为敌。

    或许,黄金太阳盘根本不是人类该掌握的东西,多少人为了它付出了代价!

    当初耶律齐奴不费尽心机的留下它,让高等生物带走,是不是会更好?

    耶律齐奴留下它,用处是什么呢?有更大的野心,还是只是为了跟高等的生物的智慧和力量一较高下,以证明生而为人的尊严?

    大拿脑海里思绪万千,他不停的想,以此来冲淡心中的恐惧。

    因为他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怎样的命运,他会被索菲亚带往哪里。他觉得自己在逐渐的远离所熟知的世界,将再也见不到熟悉的人和事物。

    星辰带在变化,山川河流的景象一幕幕掠过,还有更多他前所未见的画面,在周围闪现,他可以肯定,那些都不属于地球,他正在穿越一个又一个的平行空间,见识本不该见识的风景。

    正当他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的时刻,周围的景象,却又突然凝固住了。

    在他的前方,那些巨大石碑之间的走廊上,出现了一队骑兵。这些人的出现,显得很突兀,跟当前的场景格格不入。

    但随着这些骑兵疾驰而来,他又觉得理所当然。

    为首的头戴狰狞面具,只有眼睛露出,手中托着虎符,身穿铠甲。身后那些骑兵,也都身穿铠甲,手拿弯刀。

    大拿很熟悉这些,因为在虎符镇,他曾跟他们打过交道。

    “老沙。”大拿心想,“那是老沙。他用虎符将耶律齐奴的部下召集来了。”

    索菲亚再次启动黄金太阳盘,透明的影子再次扑出,朝老沙带领的骑兵冲去。

    老沙高举虎符,骑兵保持成长蛇的阵形,越过他作为先锋,朝前疯狂突进,用身体撞向透明影子。几乎是在重合的瞬间,那些骑兵就从马上栽下来,待他们摇摇晃晃再度站起,脸上便浮出了索菲亚的脸。

    但后方的骑兵,已经跑远了,这是在用人海战术,换取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