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预警:公开场合性交/自毁危机/扭曲心理表达

    不远处传来房门关上的怦然响动。

    黎潮走掉了。

    公寓套房采用全屋智能家居,开关灯异常方便,各个开关都能通过手机远程控制。不仅仅是灯光模式强度,还有空调地暖,热水器温度、窗帘、壁纸、投影等等,除此之外还能整体调整主题模式。由于可以通过手机操控,室内开关全是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切换主题模式的高科技开关,表面甚至没有说明。

    洗澡时她应该很困扰。

    说实话,向锦昀自己都弄不明白这个智能家居。这房子不是他的,也不是他爸的——他爸在外面有空房,但他不想去住——而是以月租费高昂标准挑选的租房公寓。房主似乎是搞互联网硬件那一类高科技生意的老板,最近定居国外,房子闲置下来,干脆拿出来卖。说是卖,因为不着急出售,也可以接受长租。总之,这套挂了半年多的高科技公寓就被他租下来了。

    他不像叶青,平常不爱在家待着,大多时间在外面鬼混闲逛,住了快两年,也就会改个灯的颜色,给室内调温度。按理来说第一回来的人应该连灯都不会开的,他以为黎潮会过来问,可等了半天,那边居然响起了水声。

    远程遥控软件显示浴室灯暖开启,热水器温度调至舒适。

    对了,她是那栋大楼工作的高材生来着。

    学历好像挺高的。

    应该对智能家居很了解。

    那她不可能再回来了。

    向锦昀顿觉无聊,没兴趣干躺着,穿上衣服裤子,又把烟摸出来吸。空调吹了一会儿,确保室内温度达标便自动节能关闭。黎潮正是这时候离开的。

    这姐姐洗澡真快。

    上回就是,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每次爽完立马就走,多待一会儿就走不了似的。

    枕边残留女人的味道。几根黑色的长发静静躺在软枕,蜿蜒交错。他挑起一根,塞进电子烟嘴里烧,内部顿时发出即将炸开似的爆破声。

    太无聊了。

    他含着发出爆炸声的雾化器吸入烟露,指尖滑动屏幕,百无聊赖吐出烟圈。圆圈形状的粉雾倏忽扩散半空,散成一团看不清色彩的风。

    不想回去。回去了外婆又要骂他。

    当然被骂没什么,但到时肯定就回不来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今晚他就没打算睡,想通宵的。

    还以为能跟她吃个饭呢。

    现在只剩无聊的行程了。

    今晚得出去找点乐子。

    群里最近的局是夜店,周末CLUB女孩多,每周这个时候他们一般都在夜场,现在有几个已经玩上了。视频录像里有个新面孔,女生,看长相是冷艳款,正被某人压在沙发上攥着头发后入。

    正好有人@他。

    『来不来?』

    『你喜欢的款』

    也不至于喜欢。只是那种类型崩溃起来观赏性比较强而已。

    有点想去。

    毕竟没别的事。

    不过说到底还是无聊。

    想玩点更刺激的。

    比如今天上午那种。

    眼前闪过列车上最后阶段对方的脸。

    脸颊红得滴血,泪水断线掉落,视线沉溺恍惚。晕开水雾的一对泪眼睁大了,嘴唇哆哆嗦嗦颤抖,牙关恐慌紧咬。溺入酒池般、又爽又怕的矛盾煽情。

    伴随车门打开,彻底绝望,即将泄露呻吟的刹那。流露出的、甘愿毁灭一切的浓艳痴态。

    心脏莫名重跳了一下。

    喉咙里像有火烧。背后烫热难耐。

    「向、锦昀…」

    耳畔回响沉溺气音的娇吟。

    “…潮。”

    陌生字眼呢喃滚落。

    心脏砰砰直跳。

    她掉的几根头发还躺在枕头上。

    床单晕开泛白湿痕。

    粉色烟雾一圈一圈散开。

    窗户自动打开。指尖按着屏幕,漫无目的上下滑动聊天记录。他无意识瞥向窗外,视线从楼下门禁移向远方小区大门,沿着人行路边弯曲路灯滑动,在路的两侧逡巡。

    『到底来不来?』

    『经理送来一批好玩的,大峰上头了,模样特搞笑,你快过来看』

    那边发过来背景音嘈杂的视频。

    家里太安静了。想摔点什么东西听响。

    他撒谎敷衍:

    『下午喝多了,使不上劲,今天不去了』

    『她们几个呢?』

    几个女生和他们关系确实不错,但关系再怎么不错,这批纨绔在夜场玩女人也不可能叫上她们。她们有自己的娱乐。

    那头好一会儿才回:

    『莹莹?她们打牌去了』

    『打牌?在四重轩?』正好可以输钱,向锦昀,『谁去陪了?她们不是一直喊叁缺一吗?』

    「还能是谁,当然是叶哥。」那头直接发了语音,「哪个叁缺一不叫咱们散财童子?你要去吗,正好去敲他一笔哈哈哈!记得告诉我们这回输了多少!」

    …叶青?

    打牌叫他去有什么意思。

    向锦昀不以为意地撇下唇角。

    叶青一上麻将桌就是黑洞,从头输到尾,次次给庄家点炮送牌凑对,到最后全场就输他一家,最多一次翻了六番。叶青自己不喜欢打,但朋友里任谁遇上叁缺一都必叫他。谁不爱赢?这些人打牌筹码压得可不小。

    『我哪敢跟叶哥打?』

    「那怎么着?都过去那么久了。」

    讲到这时,同样在群里的叶青回消息了。

    『你要来吗?』

    『替我打』

    左下角弹出牌桌的照片。点开一看,拍照人面前摆着一套奇烂无比的牌型,各牌之间可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胡牌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群里其他人纷纷笑话叶青找人接盘。一串幸灾乐祸的大笑。

    向锦昀一直走神往窗外瞥。

    门禁外有几个人,在拿外卖,男男女女,都是不认识的影子。小区门口保安亭亮着白炽灯光,草坪边路灯投下昏黄灯影,影子像弯腰的藤蔓。

    那就去打牌好了。

    去见叶青说不定会被他拿牌扔脸。

    也不知道今天跟她的事他知不知道。按那人的性格,说不定雇了私家侦探跟踪黎潮,把今天两人在外搂抱暧昧、甚至在窗边沙发不拉窗帘做的画面都拍下来了。

    穿衣服下电梯,从单元楼门禁走到小区门口。短短一段路,向锦昀含着糖块,心不在焉,走一步看一步,硬是拖了十分钟。

    楼道里没人。路灯两侧空空荡荡。长椅干干净净。蝉鸣声外,听不见一点人声。

    临走到小区门,他自己站了一会儿,又回去了。站在楼下盯着自家窗户的位置半晌,突然开始往反方向走。

    反方向是车行路,通往小区后门和地下停车场,保安不允许行人从后门进入。小区地下停车场建得极深。从人行路通往停车场,需要借助一架长长的扶梯,扶梯边则是一阶一阶的普通楼梯。

    阶梯一路向下延伸,尽头幽深晦暗,冷风阵阵倒流。

    一声接着一声。

    脚步声规律回响。

    嵌入上方的圆形顶灯错落设置,每隔几米照亮一小段路。即将走到末尾,不远处灯光节能开启的停车场发出暗暗的昏光,照亮最后一道长阶平台。

    倒数第二段长阶平台,顶灯与内部灯光没有交错、最昏暗的位置。瘦削人影坐在冰冷阶梯,倚靠灰色墙壁,投下一道模糊不清的影子。

    她还穿着绿色的裙子。

    湿发还在落水,湿痕蜿蜒流淌。头靠着的瓷砖墙壁湿漉一片。

    脚步声很明显。

    她听见有人来了,仍然一动不动,垂着脸,看向更下方的阶梯。

    向锦昀注意到她的腿向下放了好几阶。不长不短的裙子,腿部稍微上抬就会露出没穿内衣、红肿涨热的私处。她的腿直直朝下放,屁股和大腿只坐上一点,大腿根部交迭。指尖拉扯着长痕、勉强将裙摆按上膝盖,小腿雪白纤细。

    或许看见投下的长影,她躲避似的转向墙壁,遮住了脸颊。

    心跳一声快过一声。

    血液上涌的感觉。耳朵里回响血液流动的嗡嗡声。没来由地想大喘气。喉结不断滚动。

    灼热的干渴。

    又是亢奋、又是冲击。

    不知什么时候、脚步擅自移动,坐在满是湿痕的瘦长绿影身侧。他无视对方下意识的瑟缩,蛮不讲理地按住那只纤瘦冰凉的手,再也无法克制胸口剧烈燃烧、烧着了的头发般噼啪作响的浓烈火焰,猛然将对方扯进了怀里。

    心脏重迭跳动。水珠染深布料,冰凉体温渗入指尖。纤瘦身躯陷入怀中,弧度无比贴合。

    …契合。

    “向、锦昀?…为什么…”

    ——仿佛本应存在于此。

    湿发蜿蜒苍白侧颊。水珠顺着黑发淌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唇轻微颤抖,渗出殷殷血色。

    ——填补空缺直到溢满。

    指尖滑入缝隙,与冰凉手指十指相扣。

    距离无限拉进。冷热交替抚平。

    黎潮睁着眼睛,看着他,半晌,发出一声喘不上气的笑。眼泪倏忽滴下来。

    她环住他的脖颈,又一次吻了上来。

    灯光昏暗频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