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周尚且没有太多人发现。

    但从第二周开始,意识到不对的人渐渐变多了。

    “哥们,”偶然在男厕碰上,隔壁班体育委员凑上来问,“感情状况有变吗?”

    “啊?哪有什么感情。”他假装茫然,“怎么了这是,突然问这个?”

    “?装傻是吧,你对象啊。那谁…叫什么…忘了,反正就你女朋友!”

    “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他笑了,“你别败坏黎潮声誉啊,我俩没谈过。”

    “我可没说是谁哈。…算了,你这么说我可信了,到时候就这么跟她们说?”

    “本来就没有,她就…只是……”

    话到一半,喉咙深处像塞了一团说不清的混乱毛球,又痒又痛,他把哽住声带的部分压下去,澄清得毫无破绽。

    “人家就和我…聊聊题而已。”

    确实是这样。

    黎潮和他的交流仅限于题目。

    尽管交换试卷期间,讨论题目的间隙,他们聊过无数无关紧要的闲天儿。

    理想院校,梦想职业,未来规划。

    他们曾数次在谈天中交织未来。

    他以为那是预约,是确定,是心意相通、只待时间的必然结果。

    但可能黎潮不是那么想的。

    他们没有确认关系。

    他们没什么确切的关系。

    大概在她看来,他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同班同学。

    所以现在,她和叶青…谈恋爱的事,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但从大众的眼光看,事实就是叶青抢了他的女朋友。一周时间,黎潮和他分手并无缝衔接叶青的消息不胫而走,不仅隔壁班,甚至不仅高叁,连打球遇上的高二学弟都不知从哪听说,特意安慰他说自己也被绿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连黄老师都知道了。叶青和黎潮出双入对没几天,他找老师商量某个活动安排,该说的都说完,黄老师还额外叫住了他。

    「对了季晓,」班主任若无其事拿出一张座位图,「下次换座,我打算把座位全打乱。你是班长,先来挑个座吧。」

    他愣了几秒,才意识到黄老师是发现他和黎潮「分手」,打算把分手情侣的座位调开。免得每天流言蜚语见面尴尬,影响他们学习状态。

    他和黎潮没有分手。

    他们就没在一起过。

    按理来说,班主任的做法才是最稳妥的。

    就算他们没分手,现在这个状态,他还是跟她分开比较好。

    但。

    「…我觉得现在的座就挺好,」他对班主任说,「应该不用特意调吧。」

    班主任表情复杂:「没几个月了,季晓,都快二模了,你不能分心啊。」

    分心?

    他不觉得自己哪分心了。

    真要说起来,分心的另有其人。

    刚结束的市二模,黎潮年级排名掉了叁十位,直接跌出了前五十。

    叶青成绩也掉了,但那点波动对只需要考到本科线的提前批学生根本无所谓。就这么说吧,叶青现在把书撕了出去旅游两个月,回来照样考得上。

    他自己成绩一向稳定,几乎没有波动,永远卡在年级十五到二十五,上下起伏程度取决于同一梯队的同学是否超常发挥或发挥失常。像上次黎潮排名比他靠前,这回失常掉下去,他的排名就涨了。

    那两人谈恋爱,受影响的只有黎潮。

    他和黎潮是没谈恋爱。而且,黎潮忽然和那人谈上,出双入对,事先却对他没有半点透露,这事让他多少有些不高兴。他心里是很介意的。但这不代表他会乐于看她成绩大幅度下滑,她眼看着就要掉出本市高校去外省了。

    所以他更讨厌叶青。

    之前俩人只是不熟,他跟那人没恩怨,就是普通同学。但现在不一样。

    成绩下来他真想打叶青一拳。

    ……真够混蛋的。

    真他妈够混蛋的。

    自己用不着学习,稳上大学了,想起和女孩谈恋爱了?还专挑班里成绩最好的女生,专挑这没几个月就高考的节骨眼祸害。

    这他妈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黎潮状态肉眼可见的不对。

    不知道那b人——室友这么叫叶青,之前他还觉得过分,现在觉得非常贴切——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她这些天经常状态恍惚,一整节课呆呆看着题目出神,一到晚饭时间和体育课就不见踪影。有一回连着叁节晚自习没出现。

    班主任黄老师特意找她谈话。

    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回来之后她脸色苍白,眼下红肿。那天晚自习,又和叶青一起消失了一节课。

    起初他没往歪了想。

    其实大家都没往歪了想。

    本来就是,谁能想到那一步去?都是高中生。高叁啊!在学校!

    高中生偷尝禁果的没几个,不过身边多少会有。但在学校翘课做那档子事。

    ……就是尝过禁果的也不敢吧。

    抓到了就是开除。不可能还留着他们。

    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干。

    让季晓开始有不祥预感的就是这次二模。

    二模成绩下来当天,也就是这天晚上。

    晚自习休息黎潮去卫生间,他无意看见了她桌子里的药。

    他不是特意偷窥,就坐在后桌,个又高,人一走,从他的角度一眼就能看见桌洞收纳空间。那盒子竖着放在最里头,前面特意用抽纸挡着。可能因为抽纸用完了。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见药盒上方的名称。

    ——「左炔诺孕酮片」。

    课本上没学过,高中生物课不教这个。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药。

    但那上面有个「孕」字。

    这字出现在高中生——高叁女生——高叁下学期马上高考并且正在和混蛋人渣谈恋爱每天魂不守舍的女生——拆开过的药盒上。

    效果已经不能用恐怖形容了。

    看得更仔细前,黎潮回到座位,隔断了他的视线。

    夜里回寝,他借同学手机无痕浏览,终于查到那盒药的真实用途。

    ……季晓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杀掉某人的冲动。

    左炔诺孕酮片。

    紧急避孕药。

    是他买的。

    第一次发生得太仓促,两人都没意识到那天没避孕。——对,他们没戴套,没避孕,他直接抵着黎潮子宫内shè,甚至射了两回,灌到满溢。

    第二天早上他才想起来,胡诌了个理由糊弄老师说要回家,还穿着校服,出门就直奔药房买药,顺便买了一大盒避孕套。

    黎潮被他提醒才想起来,攥着药盒脸色猛然惨白,立刻拿他手里的水杯把药咽了。

    早自习刚结束,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走廊尽头的开水房寂静无人。

    深蓝色运动服里,内衬是白色的短袖校服。扣子系到最上,遮住锁骨,紧贴脖颈,窥不见一丝不得体的肌肤。

    只有他看过。

    她的身体。

    锁骨之下,黑色运动内衣,发育中的娇小乳房,挺立时轻颤的殷殷奶尖,纤瘦匀称的腰身。两腿之间,装饰蝴蝶结的棉质内裤,毛发稀疏的女性器,肉瓣扒开赤裸的黏膜,蕴着湿气的粉色幽穴。

    不仅看过,还碰过、舔过、水乳交融。

    能对黎潮做这些事的只有他。

    大概他的眼神太赤裸。

    她当时眼里鲜明有恨。

    不过那种恨意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她喜欢做ài。

    市二模结束,最后一科考完是下午四点半,从考试结束到晚自习,中间有叁个小时自由活动。

    搁在平常,她都在和季晓还有一圈学习不错的同学一起对答案讨论问题。那天也一样。

    从各自考场回到教室,座位还没来得及恢复。附中考场按成绩排,她和季晓都在第一考场,路上结伴回的教室。熟识同学都对这段突如其来的叁角恋相当关注,连同在第一考场的临班熟人都悄悄关注。

    然而视觉中心的两人相处一如既往。

    ——看起来一如既往。

    他知道黎潮再也不会因为那个人的视线脸红,再也不会用撒娇的语气对季晓说「不许看」。

    从旁观者的角度,教室里手持试卷交流的两人相当登对。结束一场重要的考试,高叁教学楼嘈杂不堪,他们交流的声音不大,偶尔听不见对方说话,会彼此看过去。每每视线对上,就会同时无奈地重复对话。

    女生抬起的侧脸,男生低下的视线,两人盈亮清澈的眼眸,唇角弯起的柔和弧度,都分外赏心悦目。

    他们周围还有不少人,他们都不止和对方说话,可两人周身好像有一层无形的薄膜。仿佛镜头天然集中。

    搁在以前,这是赏心悦目,但现在么。

    班级里有人在偷偷看他。

    他抢了人家的女朋友,硬把好好的一对儿拆了,这事传得沸沸扬扬。话虽如此,对他反倒没什么负面影响,毕竟早公认他是花花公子。有负面影响的是黎潮。

    季晓对此的态度非常自然,一句她的不好都没说,遇上有人问就笑着说之前本来就没谈过。他对此不置可否。按理来说,双方当事人都没说什么,旁人更不该指摘。

    但不少人说她脚踏两条船。

    女生里说她不好的变多了。某个室友因为这事直接和她闹掰,私下里到处说黎潮人品有问题,跟季晓没分手就和他谈上,现在季晓这么说只是为了她的面子。

    男生里…本班的说法如何他不清楚,但国际部的朋友大多是「这都能叫你拿下」的敬佩态度,常有人问他发展到哪一步。

    他的回答是「她哪愿意让我碰?」

    真实答案是每一步都做了。

    休息时间过去叁十分钟,他们的答案对到尾声,一圈学习小达人渐渐散去,黎潮表情肉眼可见的勉强起来。季晓在旁边安慰她。他站到班级后门,在两人的不远处等着。

    快到晚饭时间,还留在班级的同学不多,因此叁人的存在感分外强烈。剩下的每个同学都悄悄看他们。季晓朝向偏后,比背对后门的她先发现问题。

    男生看向他。

    他回以友善的微笑。

    「…你先过去吧。」季晓对她说,「好像找你有事。」

    ……

    剩下的两个半小时,那朵被他摘下的高岭之花、有一半时间在男厕度过。

    下身一丝不挂。

    半倚着马桶水箱,抱住他的腰,脸埋进他胸前,指尖紧紧攥住校服一角。

    「不舒服?」他倾身抱她,放慢速度,手掌轻轻抚摸她的背,「还疼吗?」

    「…很舒服。」

    她小声说,尾音颤抖。被异性温柔爱抚的手掌刺激,渐渐发出克制的娇吟,湿热吐息渗入他的胸口。

    「心情不好?」

    黎潮喜欢被他抱。刚好他也喜欢抱她。于是抚摸肩背的同时,另一只手抚上她的发丝。他稍微弓起腰,保持结合的姿势,轻压她的发顶拉开距离。

    「不想让我看么?…乖,把脸抬起来…没关系,这样也很漂亮,抬起来…果然是心情不好?」

    她掉眼泪了。

    上身穿着校服,在学校男厕被恋人哄骗张开双腿的女生,腿心插着异性的肉物,指尖抓住救命稻草般紧攥他的衣角,睫毛濡湿,眼眸润润地泽着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