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季晓走后又过了一两个小时你才醒。

    昨晚睡得意外很好。可能有这个原因,你晨起后神清气爽,身下完全消肿了。

    你先跟朋友打了电话。

    她今天也休息。你俩挂着电话打了一会儿MOBA游戏,她在对面开麦狂喷队友,关了麦就b问你和两个男人的Ai恨纠葛。被人盘问分明是身心俱疲的事,可果然好朋友说什么都无所谓。你跟她一通胡说八道,她充满羡慕地说也想被两个男人围绕,不需要恋Ai,只要能做就够了——

    “超累好吗。”你无情吐槽,“一个人我都受不了,更别说两个了。”

    “一个才受不了呢。”石象晗倒是想得开,“只有一个男人,他对你就没有x1引力嘛。况且两边的话他们肯定先跟对方打,跟你都不会闹矛盾。”

    “说起来明明是我优柔寡断……”

    “那又怎么了?别那么有道德感嘛,过得开心就好了。”

    但问题是你没办法坦率地开心。

    “好想和你见面,呜呜。”见了朋友才能真的开心,跟男人一起总是缺少了什么,“小石同学,我们过年去旅游吧!”

    “好呀,等年假我们一起去!”石象晗果断答应了,“让狗男人都去Si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倒也不用这么…”

    “○的,自己打得菜还好意思说我,你等下我开下麦——你怎么回事?扣什么问号?我三岁侄子用脚打得都b你强你还好意思点我?点点点点你○呢?”

    好想笑。

    你最好的朋友X格非常火爆。你们是中学时期认识的,那段时间的生活很单纯。你们,还有另外几个朋友,同在一个宿舍,刚好很聊得来,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密友。你们几个直到现在还经常找时间团聚。

    工作之后,你每年最开心的就是和她们见面。石象晗是她们之中跟你关系最好的。

    “好了,呼,在网上喷人真是神清气爽,我看你也该找个这种活解压。”

    “我更喜欢打单机嘛。”不是和她一起,你根本不会玩联机对战游戏。你平常都是玩那种基本没有社交系统的手游,电脑也不经常开。

    “话说回来,你那两个情人游戏打得怎么样?”

    “我不知道?季…我室友应该打得不错吧?他经常在卧室玩,鼠标一直点那种。”

    “这么看另一位是十足的现充?”

    叶青吗?你根本想象不到他坐在电脑前跟人通话打游戏的画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确实。就是那种现充。”你在别人眼中可能也是现充,但叶青不一样,他有一种…气质,他永远很轻松,“那个人很擅长和异x1nGjia0ei际。”

    石象晗:“你还蛮喜欢他的?”

    你:“咦?只是因为没办法拒绝才在一起了,不算喜欢吧?”

    石象晗:“但我感觉b起室友你更喜欢他哦。”

    你:“哈?!我才没有!!叶青,不是,就是那个人,他是你在现代社会基本没机会见到的烂人,真的很人渣!!”

    石象晗嘎嘎大笑:“知道了知道了!没办法拒绝的人渣!所以才持续交往一个月还没分手!”

    “啊…!!你又不清楚状况!”叶青昨天压着你脖子不让你说分手的样子真的很恐怖,他倒是不凶,就是…有种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氛围。

    “是是,毕竟是你自己的男人,还是你说了算,”石象晗过分地笑了,“我建议你多跟室友做几回哦。”

    “啊?为什么?”

    “因为听起来是好男人。经验不多不是吗?教给他吧。”她诱惑地说,“让他变成专属于你的伴侣试试?”

    虽然这么说了,那天晚上你还是没有跟季晓做。他似乎担心你的伤,而且也担心自己再弄痛你。你们又抱在一起单纯地睡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第二天季晓和你都要上班。

    他起得还是b你早,简单洗漱过后看你没醒,就蹲在床边,用沾满水珠、刚刚洗过的冰凉手指握住了你的手。

    你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手掉进冰窟窿里了,一睁开眼就对上他恶作剧的明亮笑眼——

    “我心脏都停跳了!!”你腾地从床上坐起来,cH0U出手用力打他的肩膀。季晓直接笑出了声,握住你的手腕,继续用凉凉的手碰你的脸,宽大的指关节在你侧脸摩挲。他的手仍然很冰,笑意仿佛盛着日光,你的脸颊逐渐升温。

    这还怎么睡得下去?

    你怒气冲冲地把他的手从脸颊扯掉,想下床穿拖鞋,结果刚有一个下床的动作,就被捞起腿弯,灵巧地举高抱到——“g嘛啊!!”

    身下触感滚烫坚y,他用两只手托着你的大腿,结结实实地把你放在了肩上。

    你气笑了:“g嘛把我顶在头上啊?!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你脑袋都快撞到天花板了!

    两个人都是成年人的身材,而且都不算矮,这样叠起来你连门都出不去!

    “感受一下高处的空气?”季晓试探地说,发现你又噗嗤被逗笑了,就高兴地把你从肩上放下来,“今天我们一起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一起上班吗?

    你踩在他的脚上、抓着他的一边手臂稳住身T,倾斜着去够拖鞋,“要吗?现在几点了?啊,我看到了。……好啊,一起去吧。”

    时间还早。b你平常起床的时间差不多早十分钟。

    季晓乖乖让你踩着,扶着你的腰,等你踩住拖鞋才放开手。他一直没说话,你抬起头,才发现他一直望着你。你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唇角一直在无意识上扬。

    对视后他的声音稍微放轻了。

    “早上想吃什么?我先去楼下买。”

    你好久没吃早饭了。

    吃什么呢?

    “小笼包?早上吃那个会不会太腻了?”

    “早上不都吃包子吗,”季晓开始穿衣服,“不过我平常是买路边小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J蛋灌饼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