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之后的一周,周四的时候,难得没有加班、早早就下班了。季晓这时肯定还没有结束工作。出去吃晚饭吧,虽然是这么想,却鬼使神差地没有在该下车的站点离开,而是又等了一站,在另一个位置下了。

    虽说在同一条商业街,走路距离却不短,坐公交两站几分钟就能到,单纯逛街时你还是很喜欢坐公交的。不过上班就更喜欢坐地铁!

    ……总之,你有点担心叶青。

    好歹是男朋友,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他已经十几天没出现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啊。他说得含含糊糊,加上季晓知道什么却不告诉你的表现,你怀疑和叶家跟席重亭的生意有关。

    季晓的那个朋友…总觉得不太正经。

    叶青不会遇上危险了吧?

    虽说你过去也没什么用…而且他有可能不在店里。但去看看吧。他在店里正好可以说明白季晓还有恋Ai的事,不在就顺便问问他去哪了。

    才两站的工夫,外面就下起了大雨。

    还好出门看了天气预报。

    叶青的店,Nevoeiro,在外国语里翻译成雾sE的酒吧,在某个商厦附近特意走上两圈,绕到最里面才能看到的偏僻位置。就位置选择而言,能看出他确实不太想赚钱。

    尽管如此,招牌和店面的设计却非常用心,从字T到店内不起眼的小装饰都透出一GU凉薄绚烂的艺术感。虽说很难找到,可一旦被x1引,会很容易变成熟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不知算不算意料之中,刚刚走到附近,就看见Nevoeiro正门内冒出的蓝紫灯光。细密的绵绵雨丝垂线般被照亮了。门中传出舒缓的音乐。

    店开着,叶青在店里。

    你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听见音乐声中隐隐的喧哗声。

    里面有人吗?听起来还有不少人…在聚会吗?

    如果他在忙,现在进去不太好吧。而且也解决不了问题。反正他在店里就证明没出什么大事,你稍微松了一口气。

    ……没出大事还不愿意见你,说不定是对你厌倦了。

    但你对他原本就没有过期待。

    ……就这样好了。

    回家吧。

    按下按钮后伞骨自动张开。刚刚踏出雨幕一步,身后喧哗忽地漫出,而后伴随透明防雨帘落下的响动,年轻男孩的声音从身后传出。

    “这里今晚包场哦,感兴趣的话以后再来……咦?你不是那个…叶哥的朋友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朋友。

    叶青没跟他们说有nV朋友吗?

    你撑伞转过身,发现叫你的男生是熟面孔。第二次跟叶青发生关系,男厕那次,他撞见了。之后在聚会时候开车接送你和叶青的那个男孩。

    是叫,“向锦昀…?”

    向锦昀惊了:“哇!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小姐姐你记X也太好了吧——我还以为连长相都记不住呢!”

    毕竟是那种情况,记不住才奇怪吧。

    你抬起眼睛:“我对年轻男生都挺有印象的。”

    向锦昀挑了一下眉毛。

    他从第一次见面就一直盯着你。叶青每次都把你抱进怀里,一眼都不让他多看。

    “姐姐,”他站在原地,双手揣在兜里,上身向你的方向倾了倾,视线低下来,“要不然我们加个联系方式吧?你看,我和叶哥关系不错呢——你想问什么,我都能告诉你。”

    这孩子身上的酒味非常重。相貌和言谈举止是yAn光开朗那一挂的,但跟季晓的气质很不一样。……笑意里藏着不g净的东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你稍感威胁,没说话,不同意也不拒绝,只是站着望回去。而后还是少年模样的男孩忽然轻轻T1aN了一下嘴唇,笑了。

    “今天是找叶哥有事吗?”他暗示X地说,“要是担心他忙,不如跟我讲讲?姐姐,我这边也有不少人脉呢。”

    他身后酒吧店面的招牌闪着霓虹sE的流光,大概是叶青亲自挑的颜sE,灯光如梦似幻地流动。音乐和对话声从内侧传出来。

    向锦昀就在叶青的店门前暗示你:“什么时候都行,想要记得联系我哦,小姐姐。”

    ……说实话,你J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帮富二代一定要玩得这么乱吗?

    你才见了他第三面啊!而且他明显知道你是朋友的——至少是床伴吧?就这么直接邀请吗?

    叶青也是这样吗?

    “我找他就好了。”你低声说,“叶青在里面吗?”

    “哼~?”男孩若有若无地哼笑了一声,“在呀,请进吧,姐姐。叶哥肯定欢迎你呢。”

    强烈的不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但事已至此不进去也不行吧,这男孩给你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你不太想跟他单独交流,更不想被他注视着走回家。

    你拉开雨帘走进去。男孩没有跟着你,而是站在外面自顾自cH0U起了电子烟。走过玄关再拐弯,酒吧的全貌展现在你面前。

    叶青、跟几个年轻面孔在一起聚会。

    有几个很眼熟,大概是那天西餐厅里的几个人,两个nV生,一个男生,还有向锦昀在门外。加上他们,店里一共七八个人,个个都一副随心所yu的劲儿,剩下一个是叶青。你不知所措地站在室内的角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室内空调热风开得很足,叶青侧对着你,外套脱掉了,衬衫袖口挽起。他今天戴了配饰,从长珠串手链换成了金纹细银镯子,三四个套在一起,一抬手叮叮当当的。为了跟镯子搭配,戒指上牵了几条银链子,松垮垂坠着连到手腕。除此之外还……诶。

    他打耳洞了。

    左耳打了两个耳洞,穿过小小的两个钻石耳钉。看起来气质稍微冷冽了。

    他们在聊天儿。内容听不太清,但语气和神态都很正常,就是朋友之间闲谈的模样。关系应该很好吧,好几次都碰见这些人聚会。

    ……仔细想想也确实,他们都是本地人,都年轻,家里又有钱,闲着没事约出来玩很正常。你要是在老家,肯定也天天跟朋友玩。

    叶青在里面话不多,姿态闲散地靠着沙发听,偶尔喝一口酒,时不时搭一句话。他看起来跟这些人都很熟,气氛非常融洽。

    他还是那样。模样随X风流,挑着唇角抬眼轻声一笑,就流露出一GU让人移不开眼的佻薄氛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你在角落站着看了他很久。

    这时坐他对侧的有个nV生看见你,怔了一下,小声跟身边人说了什么,然后他们就一起看向你。叶青也跟着回头,正好和你对上视线。

    他愣住了。

    “熟人,”他低声解释,“我过去一下。”

    他走到你旁边,把你手里还在滴水的伞接过去放到专门的放置处,看了你一会儿,忽然伸手把你拥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