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晚你们做了整整一个晚上。

    两边都积蓄了太多压力,感情也好、工作也好,哪边都问题重重。唯一能确信的似乎就是喜欢…似乎就是Ai。你们不知餍足地索求,在JiA0g0u中反复确认对方的Ai,数次达到绝顶ga0cHa0。床单弄脏Sh透,用过的安全套和泳装外衣凌乱丢了满地。你头一次做完之后没有洗澡,累到抱着季晓倒头就睡,他勉强用最后一丝理智把被子盖在你身上,很快失去意识,和你一起昏睡过去。

    夜晚季晓一反常态,是抱着你睡的。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季晓才先你一步迷迷糊糊睁眼。时间快来不及,况且你睡得很沉,这时候被叫醒匆匆忙忙退房回家未免太狼狈了。他m0出手机问客服房间的预定情况,得到今天暂时没人订的答案,g脆续了一天。

    扔下手机之后,季晓躺在枕头上,凝视好一会儿你的睡颜,终于没忍住,凑过来亲了亲你的额头。你发出细微的声音,伸出手臂抱住他。他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眼,让你枕着自己的手臂,再一次睡了下去。

    ……

    下午两点、日光最盛的时刻,你终于在窸窸窣窣的响动中醒来。

    身边没有人,季晓先起来了。靠近yAn台的窗帘不知何时拉开,栏杆边晾着泳衣,蔚蓝清澈的天光投S下来。刚起床的视野朦朦胧胧,你抬手遮住刺眼的yAn光,下意识寻找他的身影,本能望向响动的来源。

    卧室拉门半开着,房间外侧休息区空无一人,不远处的yAn台附近、隔着屏风、隐约看见暖玉构筑的泉池。他在屏风后。

    水流x1入流淌的声音。好像在放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昨晚一直到凉都忘了把水放掉…毕竟不是天然温泉,这里的泉水是从某个区域调过来的。总之、想要再泡只能重新放水。

    但他应该不是想放松…?

    偶尔从中国风的格挡内侧露出一点衣角。

    看样子在收拾东西。

    ……昨晚好像把几个套和他的衣服扔在那了。

    你半阖眼睛,遮着yAn光,浑身酸痛、身T还残留困倦,模模糊糊偏着头,本能而无意识地看向他。

    季晓收拾了很长时间才从屏风后走出来。

    他好像没发现你醒了。

    他开始一件一件收地上的衣服,把弄脏得不太能穿的和g净的分开叠好,用过的套、纸巾、食物包装和空水瓶放进垃圾袋,系上两层结放到门口。这时有人敲门了。他很快打开门,对着门外低低地提醒了一句什么。服务生立即明白,配合地压低声音,把餐车推进来。送餐之后他顺便把垃圾带走了。

    好像是自助餐之类的,属于订房福利,可以在酒店自制的小程序点单,厨房看见会当场现做,送上来的都是新鲜出炉的食物。你们昨晚就是这么吃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困…你醒得好早呀。”

    季晓走过来、还没弯下腰,你就握住他的手,做出想要拥抱的姿势。他本来就想抱你的,被你拉住手,便自然而然地俯身拥住了你。

    “没多早,我也刚起不久。”

    你发现他刚刚洗了澡,残留Sh气的头发上有和以前不一样、酒店提供的洗发水的味道。混着薄荷的柠檬味。是陌生而清冽的味道。然而在他身上,又莫名有些温馨。

    你们在晨光照耀下拥抱了很长时间。

    直到食物的香气飘进来,你们双双感到难耐的饥饿,季晓才捞着你的腿弯,把你从还残留xa气息的被窝里抱起来:

    “他家西餐看起来太腻了,我点的中餐,汤面和馄饨,你Ai吃水晶虾饺吗?我还要了一份水果冰淇淋。”

    又是粤菜啊。叶青很Ai吃虾饺皇,你和他一块吃饭,这道菜他十次里至少点九次。还有几道双皮N滚r0U粥和sU豆腐之类的经常点,其他就是随便沿着菜单按心情决定。

    相处久了,你发现叶青吃东西有种很莫名的坚持,偏Ai那种摆盘JiNg致、每一块食材都切得恰到好处,能一口吃下去的菜式…而且他还热衷于喂你。

    “馄饨不错诶。”你在季晓怀里r0u眼睛,“等我洗个澡吧,那里黏糊糊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嗯。”季晓微妙地游移了一下视线。昨晚最后你脱得gg净净,做完之后直接昏睡,到现在还没穿上衣服,从rUjiaNg到腿根,处处都残留隐约的微红指印。加上被空气刺激,殷红rUjiaNg颤巍巍立起来、摩擦他的x肌……

    “……你才是sE中饿鬼。”你小声吐槽,“那里怎么又起立了啊。”

    季晓窘迫地把你放到浴室门口,自己也清楚因为这种小事突然y起来很奇怪,决定顾左右而言他:“项目进展顺利吗?”

    他居然在这种时候聊工作……

    “……”

    你沉默地看着他。

    季晓迅速改口:“拖鞋就在浴室里。”假装刚刚什么也没问。

    说出更加愚蠢的话题,突然就不觉得刚刚有什么奇怪了!

    洗澡吃饭之后,你们又在园内逛着玩了一天,拍了好多张水边的照片,还让路人帮忙留下了珍贵的情侣照!第二天就是周一了,不知道季晓会不会累,你是真的不行了,昨晚激烈得过头,你到最后都腰酸背痛。总之,这天晚上你们没有做,而是盖上被子、在温泉酒店单纯地睡了一觉。

    因为前一天晚上睡得很早,第二天一早,季晓就起来把东西收拾好了。你们是自驾过来的,行李可以放在他车上,路上你总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但周一毕竟要上班,加上还是新项目,这两天挤压了一大批零碎散活,你一路在想工作,直到和季晓挥手再见、都没想起来到底忘了什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工作内容就是那样,由于是开发阶段,需要你来接手的内容非常多,一整天都非常忙碌,中途你们临时开了一个两小时的组会…等到下班已经凌晨两点了。

    傍晚你和季晓一起在公司楼下吃了晚饭,顺便带了一点零食回去,肚子不算饿。

    但很累。

    主策那边给的进度是年前要把各方面的初期功能需求规划整合出来,你一整天都在改需求表。工作量说起来也没有特别大,需要解决的都是零碎问题,本来不该加班到这个时间,可下午开了一个会,临时改了工作要求……加上交接需要时间,中间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就是在熬。

    到后来脑袋一直在卡顿。看起来在睁着眼睛回收任务改文档,实际上连手指到底在敲什么都不知道。像坏掉的机器。稍微一动就能听见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你甚至不困。

    身T又沉重又悬浮。顺着电梯下楼,走出大楼仰头一看,一片寂静的黑夜中,几栋高楼大厦无不亮着点点灯光,渗出数层工作中的模糊人影。基本都是程序。公司有不少项目是半夜维护的。

    不知道季晓睡了没有。

    他就是半夜维护服务器的倒霉蛋之一。不过他那个项目是周四维护,今天才周一,工作时间还算正常。你让他不用等你,先回家睡觉,没告诉他具T的下班时间。

    你深一步浅一步,脚步虚浮地走到路灯下,气若游丝地过马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夜晚的街上几乎没有车经过。

    马路另一边也亮着路灯。毕竟靠近市中心,无论绿化还是城市规划都做得相当不错,即便深更半夜,仍然有GU大城市独有的冷冽、疏离又漂亮的氛围。……你在这个城市工作几年,仍然对它感到陌生。

    寂静的夜晚,脚步声在空旷街道回荡。

    可能是加班加得大脑混沌,直到路过马路对面昏h照S的路灯,沿着熟悉的路机械行走几步,你才后知后觉、从身侧跟上来的脚步声和影子意识到,有人来接你了。

    是叶青。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