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好消息是第二天上班没有迟到。

    坏消息是,之后这一周,叶青确实每晚都来接你。

    你不太想让他接送。你有一点…不知所措,不清楚该怎么面对他。

    已经和季晓商量好了,你们之后会回老家结婚,叶青这边只会在一年内继续纠缠。你的未来规划里没有他,也不可能有他,因此无论对方告白与否都不可能影响结局。

    你并非因为他的告白改变主意,你会不知所措,主要原因是不知道该怎么隐瞒这个事实。

    你不会和叶青在一起。

    无论他的告白是真是假,无论你是不是同样喜欢着他,之后你都只会和季晓回家。

    叶青对你可能是认真的,但说到底,这种人哪怕认真又能怎么样?他太随X、太年轻,即便没有季晓,你也不信他会和你长久地在一起,你们总有一天会因为别的原因分手。

    ……还是玩玩b较好。

    不管你还是他,都最好把这段关系当做消遣。

    还有一年时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叶青大概在那之前就会对你厌倦吧。

    他有不少朋友,应该经常接触到同龄、同阶层的nV孩子。而且那群朋友看起来都不怎么正经,只是床伴应该不会缺的,总有一天他会意识到你没什么特别的。

    就算他确实喜欢你,就算昨夜那些动人的情话都是由衷而发的真切Ai语——

    你竭力忽略x口因这想象涌出的不快,平和地想:

    那对你而言,仍然不是「特别」的。

    既然他说不管把那些话当做真话还是假话都可以,那么,你就把它当做谎言好了。

    ……

    昨晚拼命交上的表格好像没问题,第二天起来之后,上级审核结束,没对此发表任何修改意见,只回了简短的收到。

    游戏项目还在启动阶段,不知道其他公司如何,至少你待过的两个公司都是美术先行,程序那边暂时需求不多。主策放下来的初期设定正在完善阶段,策划组对于核心玩法还没有完全确定,不过说到底就是考虑抄哪一款市面上的大火游戏而已。

    国内绝大多数做游戏的公司都不愿意在核心玩法上下功夫,哪怕你所在的大厂也一样,做了不少套皮游戏——不过你们的主要客户群T其实也不在乎这个。

    业内人士眼中好游戏的标准和玩家评分其实关系不大,你们对「叫好」的要求很低,最重要的是「叫座」。能赚钱的就是好项目。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总之你所在的项目组认为美术才是最重要的,抓得最严的就是几个原画同事,其次就是数值问题,最后才是文案组。你的工作概括地说就是把这几项整合记录,整T拉框架配置表格,最后汇总给程序…所以接触最多的是前端程序。

    季晓一直是做游戏的,学的刚好是前端,经常和同公司的策划接触,你虽说刚刚调岗不久,但在此之前就对这批同事的工作有所耳闻,所以你们对彼此的工作强度都非常了解。

    ……再g几年真的会猝Si。

    ……你不想三十岁不到就Si在公司。

    话说回来,昨晚把积压的任务写完,今天你其实挺闲的。本来应该周五才要的文档周一就交了,这一周就只剩日常工作对话需要处理。

    昨晚做过又洗了澡,你凌晨五点才终于入睡,早上被闹钟惊醒时心脏异常不自然地猛跳,浑身乏力、且莫名焦躁发热,季晓明显和你状况一样,但他身T素质不错,没一会儿就缓过劲迅速起床洗漱,回来时还顺便把挤好牙膏的电动牙刷递给你。你从醒来就迷迷糊糊,脸是季晓帮忙擦的,衣服他递一件你穿一件,连到底穿了什么都不知道,最后上车甚至是被他抱进副驾驶的。

    也就是说你现在困得不行。

    反正工作不多…

    你上午想尽办法m0鱼,假装肚子不舒服,在厕所隔间睡了半个小时,中午休息时间饭都没吃,在工位上倒头就睡,一直睡到午休快结束,总算把昨夜积蓄的困意挥散,能正常工作了。

    你隔壁工位坐的是个nV生,姓梁,是负责G0u通美术组的,由于是新组成的项目组,加上你们年龄相仿、都是nV生策划,一周以来自然拉进关系,你平常都是和她一起吃午饭。

    看你醒了,她自然地把桌上的面包推给你。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刚好买了面包,剩了几个,你垫一垫?”

    是楼下蛋糕店的面包,大概上午才烤出来,味道松软香甜,不打开包装袋都能闻到香气。说是剩下的,其实一口都没咬过,袋子满满当当塞了两个单独包装,蜂糖唱片和虎皮蛋糕卷,你看了一眼订单,发现她只吃了一个蛋挞。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确实饿了,“谢谢,明天中午请你吃饭。”

    “g嘛等明天中午?今晚请不行吗?”梁钰乐了,“男朋友又和你一起?你俩不是同居吗,还这么分秒必争?”

    前两天季晓过来找你吃饭被她看见了。

    你有一点尴尬。

    之前的同事都知道你脚踩两只船,虽说现在的还没发现,但过一阵子肯定会意识到的。

    早上一个晚上一个,连车都不一样,司机是固定的年轻男人,跟你举止亲密,这些点加起来,谁会发现不了啊。

    “毕竟刚在一起没多久。”你半真半假地解释,“是合租室友,不算同居。”

    “哦!我知道,青年公寓经常有这种事。”梁钰了然,“我大学同学就跟合租室友在一起了,也是她隔壁厂的,不过他们住的是那种改造公寓,一个房子y是挤了四个人……”

    你刚毕业时也住过那种公寓楼。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一开始被租房软件和奇怪的中介组织坑了,租了半年只有半夜出热水的廉租房,后来工资还是不算高,就去租合租公寓,最后发现自己找还不如花钱找专业中介。和叶青遇见的时候,你已经换到第三个住处了。当时是自己住,一室一厅,房租b现在还贵不少。

    ……想喝酒了。

    “哪天要是下班早,要不要一起喝一杯?”你主动邀请,“你平常去酒吧吗?”

    “去啊!”梁钰眼睛一亮,“我每周末都要放松的!就隔壁街那家店!咱们周末一起去?”

    她报了一个你根本没听过的酒吧名,听语气好像非常有名。

    反正为了放松,去哪喝都一样,叶青那边你是再也不打算去了,总之,找个其他地方也不错。

    你轻率地答应了:“那就去!周末记得叫我!”

    午休时间很快过去,下午的日常乏善可陈。三点多的时候叶青给你发消息,要你下班了记得叫他,你不太想理他,也不太想让他来接,无视了这条消息,结果没过一会儿,那边又发来了消息。

    叶青:文件

    点开是长长的通讯录图片,包含你的通话记录,还有你的当前定位。数张图片拼接在一起,为了保持分辨率,文件大小足足有几十个M,因此无法以图片形式发出,y是发成了文件。

    ……这不就是威胁吗。g嘛,意思是你不告诉他什么时候下班就顺着你的通讯录打电话给同事问吗?还是暗示无论你去哪他都知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真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