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五晚上,红头发、学器乐的客人又来了。

    “哇,老板,你开店未免太随心所yu了。”一对上眼,漂亮的nV大学生就笑了,“我连续来了好几天都没等到开门!”

    “抱歉。”店主漫不经心,还是在擦杯子。

    她发现青年的神sE与上次见不太一样了。但也说不好哪儿不一样。上回是恍惚,这回…感觉躁动不安。

    “是什么原因呀?啊,我要这个,Ai尔兰之雾!”

    傍晚时分,时间还很早,刚到酒吧开门的时间。她坐到吧台前,对着酒水单随便一指,就撑着脸欣赏帅哥,不加掩饰地表达好奇,“和nV朋友和好了吗?”

    青年没有正面回答:“确定要点这杯吗?是热饮哦,很容易醉的。”

    “冬天就要喝热饮呀。”今天换了绿sE美瞳的电影学院nV生兴致B0B0,“这个应该很甜吧?”

    “基酒是Ai尔兰威士忌,度数有点高。”他友善婉拒,“一个人来最好不要点。”

    “居然不做生意?”nV生唉声叹气,“那还有别的热饮吗?最好是甜的!”

    越甜的酒越容易喝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基酒换成百利甜,兑热咖啡和牛N吧。

    煮热饮的仪器好久没用过,上次用还是…还是黎cHa0来的时候。年初的冬天。和这回的客人一样,说太冷了,问有没有热饮。她不喜欢酒的味道,觉得又苦又涩,想要甜一点的J尾酒。

    当时也在聊天,他说了什么来着?好像是告诫她最好小心点,一些看起来无害绚烂的果酒会混着好几种高度数基酒。

    结果当天还是喝多了。

    意外地喜欢喝醉。她可能以为自己没醉得太过分,但其实远远超过微醺的范畴,走路轻飘飘,眼睛朦胧迷离,自以为在走路,实际上一个劲儿往他怀里倒。有时还会躺在他的臂弯,侧头仰脸望着他出神。发尾从手臂悬落,像黑sE的浪花。

    那时候就多少有点心思了。

    发生关系之前经常帮她打计程车回家,当时怕她不安全,还特意拍下车牌号。但最后调的那杯加了六种高度数的基酒,连他自己喝都会醉。

    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黎cHa0应该喜欢他吧?

    经常入神地看着他的脸,接吻的时候沉迷投入,稍微碰一下就会Sh,床上会追逐他的吻。她亲口说过喜欢。还说需要他。

    她应该喜欢他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只是因为吵架生气,同意联系就是要和好了。还说让他过节去找她。

    这是原谅的意思吗?

    她应该是喜欢他的。

    每次生气之后再找过去都会和好。上次是不巧那个人在。…她很喜欢做,只要在床上满意就会高兴。明天带几件礼物,想个办法让她cHa0吹,之后再道歉,应该会好的。

    黎cHa0应该是喜欢他的。

    黎cHa0一定——

    滴滴!

    工作结束的仪器发出示警,尖锐划破思绪。

    ……先调酒吧。

    咖啡豆研磨冲泡,黑咖啡翻涌浓郁醇厚的气息。百利甜加热会泛苦,加上咖啡会更苦,因此需要大量牛N中和。最后一步挤上YeT棉花糖,喷枪火焰幽蓝,将雪白烤成焦糖sE。

    “你们调酒师好多设备。”nV生敬佩地说,“居然连火都玩上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有些酒还能直接点燃呢。”他最后撒上可可粉装饰一圈,这才堪堪收手,轻轻把酒杯推出去,“尝尝吧,你要的热饮。”

    nV生捧着酒杯暖手,也不喝,抬头看他:“点都点了,说说嘛,之前为什么没开店呀?”

    “身T不适。”他半真半假地回答,语气听不出是否玩笑,“冬至以后降温呀。”

    “生病了吗?”客人惊讶了,“冬天确实容易着凉,老板你要多保暖啊。”

    不算生病。可能真的熬夜之后吹风着凉,从游乐园回去他头疼了整整两天。偏头痛,不是疼得受不了,但隐隐约约更折磨人。副作用还有恶心反胃。上周末晚上洗澡,洗着洗着他差点吐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睡不好觉。

    状态和遇到她之前,叶堇Si的那段时间有点像。

    好在没做噩梦。

    但他强迫症一样监视黎cHa0的定位。蓝sE光点作息规律,行程固定。上午在公司,晚上在出租屋。夜晚到凌晨的时间,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晚上可能会做。

    他每晚莫名地想要看手机,明知只会看见她在家安睡的固定光点,仍然时不时突然惊醒掏出手机看一眼。蓝sE圆点一动不动。他一直发消息。发不着边的无聊日常,每一条气泡前方都弹出鲜红的感叹号。

    想去找她,但她在上班,有时后半夜才下班。季晓平时会接她,不事先联系又会撞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本来打算周末去她家门口坐着等,但昨晚电话接通了。

    是原谅吗?

    要他过去就是原谅…?

    是不是算分手…?

    她到底……

    “…在想什么?”

    水流声压过喃喃自语。

    客人:“老板?”她开始喝那份特调酒了,“哇,这味道好绝,这家店太宝藏了!对了老板,你刚刚说话了吗?”

    “我nV朋友,”青年恍惚地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客人:“啊?变成nV朋友了吗?”前几天还说不是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他自己仿佛也不确定:“应该是吧?”

    客人:“…你们帅哥感情真乱。”

    青年虚无地应和了一个笑:“是啊。”

    “你们和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