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恋人看似正常的身下,正满满塞着两根运作中的性玩具。

    注意到的刹那,男性下流的本能超越一切。他身下莫名发痛,喉口干涩不已,下意识滑动喉结,咽下了一口复杂的情绪。

    “要不要帮我个忙?”

    直至此时,青年终于挑了一下唇角,视线指向身体一侧。他顺着看过去,看见两面安静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方显示正在运行中的软件,深色背景蔓延暧昧的红粉。是控制按摩棒的程序。一共十几个档位,两个程序都停留在「1」。

    ——两个?

    他知道这个人和你用别的地方做过。

    所以现在是,后面也塞了?

    两个穴都…

    脑中不自觉联想恋人身下的泥泞景色。他没有试过那里,一是感觉不正常,另一方面,你不主动提他就不敢更进一步。但现在…

    脊背战栗发麻,他迟迟迈不出步,嗓子涩得厉害,不知怎地极想喝水。

    “要怎么帮?”他哑声问,视线从你的腿间滑到乳房。

    那对儿大小适中的娇小奶团正被青年修长的手牢牢掌握,润滑晶莹湿亮,掌心从下至上肆意滑推揉按,水声愈发响亮。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方才还算规矩的动作炫耀般越界,忽而借着按摩有意用掌根摩擦乳尖,将挺立红樱左右拨弄、按压深陷乳晕,再重新推挤露出,手法愈发情色yín猥。本就绷紧的身体愈发难耐,刺激从多处敏感点突袭。然而胸前刺激加大,身下却始终停留在最低档位,你不由自主扭转腰身,想加大抚慰下方的力道,然而无论你还是叶青都被润滑和爱液弄得湿漉漉,根本无法操控程序。你快被逼疯了。

    “把按摩强度调高。”叶青明显亢奋起来,不顾一旁还有另一个男人,掌心从下方握住奶团,手指捻住你的乳尖揉捏拉扯,眸中闪出浓烈情欲,简短地说,“直接调到最大。”

    季晓觉得很不对劲。

    但他还是过去了。把两个手机一起拿起来,坐在与叶青相反的床的另一侧,手指悬在写着「15」的最高档位。察觉到发顶的声音,女性终于把遮挡脸部的手臂移开,视线迷离地望向他。

    “要吗?”季晓干涩地问,背后在冒冷汗,分明觉察异样,分身仍然在诡异情景中勃起。你半张着嘴,唇瓣被唾液染湿。他突兀产生了把性器塞进去的暴虐冲动。他克制住了。

    “要,”身体被不轻不重的快感折磨许久,对高潮的渴望压过一切,你甚至无暇顾及当前场景的怪异,满心只有获得更高快感的渴求,急迫得接近呜咽地重复,“我要、季晓、帮我…调到最…呜、哈…啊啊!!”

    叫出他名字的那个刹那,那根你非常熟悉、带着厚厚茧子,曾数次在深夜与你牵手的拇指按下最高档位的操控键,终于把你带向了期待已久的绝顶——

    “唔、!!嗯…咕、这样…哈、啊啊啊…!!”

    房中一瞬爆发巨大的嗡鸣声,强烈的嗡嗡响动从你的体内完全传递到床垫,连同身侧的人都能清晰感知。塞满两边穴口的粗大按摩棒同时剧烈动作,从隔靴搔痒的轻柔触感转为猛烈的贯入抽送。渴求已久始终半悬的欲望轰然落地,小腹滚烫惊人,剧烈快感蓦然从填满饱胀的女性器降临。水声在乳尖与穴口一同回响,空气中充斥不堪的性爱声响。而他们甚至衣着整齐。你被两个男人同时以情欲的目光凝视。意识到这点时,身体仿佛窜过电流,脊椎激越酥麻挺直,指尖无意识攥紧身下床单,扯出深深印痕。你浑身绷紧、腰身抬起,被剧烈快感击倒,僵直片刻,忽而彻底卸了力气,重重跌回床铺。与此同时被仍然大幅度震动的按摩棒塞满的穴内痉挛收缩,猛地涌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流。快感激越流窜,全身上下都不受控,眼角滑落泪珠,喉咙深处发出极乐中似泣似快的长长呻吟。

    “不…哈,不行——已经、可以了,到了,不要…不要再——季、晓?调、小一点…啊啊…我不……”

    声气被身下动作的按摩棒击得零碎,高潮之后是另一重高潮。很难说是乐在其中还是感到痛苦,或许因为此刻季晓在,你下意识对他撒娇,用湿润的指尖扯他的衣角,露出以往绝对不会在叶青面前展露的神色。听起来震动棒动得很厉害。比你大上几岁的青年克制地望你几秒,竟犹豫了,感受到那份嗡鸣,到底还是不忍心,迅速把两边同时关掉。

    震动忽而消失。

    房中一时比先前还要寂静。

    你刚刚登顶,快感仍在体内激荡,身体瘫软,意识模糊不清,满眼只有不远处他的脸,于是自然地扬起头,抬手去握季晓的手。他的掌心干燥温暖,是你喜欢的温度。

    身体的一侧,始终服侍你的另一个人发出半分焦躁的噪音。按摩乳房的双手不知何时拿开,指尖向下滑动,一路沿着敏感点灵巧按压,落在你的腰际,不轻不重地勾了一下内裤边缘的柔顺布料。短暂离开后,弹性软布重新打回臀肉,响声清脆。

    并不痛,但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你轻颤一下,终于被吸引注意,望向神色不快的青年。

    “湿成这样,还塞着东西,不难受吗?”叶青凝望你,诱导地轻声说,“来,腿转过来、腰抬起来,我帮你脱掉。”

    床上你总是对叶青言听计从,尤其高潮后的短暂须臾,爽得理智全失,连最基本的异常感都觉查不到。于是一面抬起双手与季晓交握,一面恍惚听从他的引诱,抬起腰身,任他脱下湿透的内衣,将脆弱的阴部暴露进了两个男人的视线。

    “塞着东西、很难受吧?想拿出来吗?…那就让我们看清楚。乖,腿张开…再开一点,身子抬起来,把里面露出来——”

    发出肯定的回应后,异性微凉滑腻的指尖划过臀肉,握住腿根,半是强迫地帮你分开双腿,硬是把你的大腿掰成了接近平行的一字。

    ——于是身体内部更深、更不可窥探的位置,也同时暴露于两个情人充满情欲的凝视。

    目之所及,首先是一白一粉、两个尺寸夸张的按摩棒。

    插入膣道的白色震动棒前端分出一道乳白细细的枝杈,正恰如其分剥开阻隔、直直按压小小勃起的花芽。嫣丽黏膜被摩擦红肿,饱满阴chún内侧翻出一抹熟透的红,软肉被白色棒状物可怜地挤在两侧。从穴口到腿根,黏稠爱液成流,将无生命的科技品也染上人体的晶亮。下方粉色的那根稍细一点,仍将不该用于获取性快感的位置扩张打开,撑成一口圆形紧致的mì穴。

    你确实不介意床上的许多情趣,然而被摆成极度羞耻、双腿大开的姿势,被两人同时注视身体最脆弱的位置,显然远远超出情趣范畴。何况从乳尖到花蒂穴口、全身上下此刻都泛着油润湿漉的性爱光泽,如今的姿态简直像性爱娃娃,充斥取悦异性的低劣诱惑。即便仍处在多重高潮的恍惚之中,本能仍然发出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