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起初只是一个错误。

    不小心和朋友的老婆发生关系,当做一夜情度过。非常恶劣,然而并非不可弥补。

    但后来X质渐渐变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概是第三次不巧发生关系之后,成为了心照不宣的出轨关系。

    确实是互相厌烦,从身T到X格没有一处合拍,连睡眠习惯都不一样的两个人。每次做完两边都会异常不适。黎cHa0做的时候会咬他,把他背上手臂挠得满是伤口,挣扎用力向外推他,偶尔还会愤恨地cH0U他耳光。结束之后反倒会变样,经常怔怔看着某处发呆掉眼泪。再过一会儿,又会被他激怒,用冷冰冰的态度对他。

    时间大多挑在季晓晚下班的时候。

    季晓不常晚班,尤其老婆怀孕之后,每晚都早早下班回家照顾孕妇。因此他们每次相处时间都不长。

    总住酒店也不是回事,何况黎cHa0肚子越来越大,走在路上看着吓人,和男人出去开房实在显眼。席重亭g脆在附近购置了一套房产,出于一种难以解释的莫名心理,只写她一个人的名字,之后两人就在固定住处…偷情。

    可能是偷情。

    黎cHa0对他从没有好脸sE。当然他也没好到哪去,两人对待按理来说该是情人的对象像看仇人。她在床上咬人抓挠尖叫挣扎,刺猬一样,按都按不住。席重亭生怕她哪天不小心撞到肚子,加上身上的伤一直不好,g脆买一堆情趣用品把她拷上,床上的手段愈发过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错误在发酵。

    双方都不清楚在做什么,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持续。就像谎言越掩盖越多,错误滚雪球似的越积越大,到最后变成根本无法解释、能够压倒现有珍视一切的一柄悬而未决的利器。

    然而关系仍然在持续。

    一直持续到怀孕三十二周左右,孕晚期,黎cHa0开始休产假。

    第七个月开始席重亭就不敢再碰她,不但是cHa入,甚至连外Y都不敢碰。黎cHa0的身T被开发得全面,非要做不是不行,但他对X并不热衷。

    他是想让她在视野之内。

    初秋时分,天气仍然炎热。

    产假期间两人相处时间变多,季晓上班之后,黎cHa0会自己走过来找他。她不喜欢自己待着,不过和他一起时不常说话。他审报告的时候,她就在线上做自己的工作,两个人各做各的事,反倒非常安静。

    她偶尔会坐过来看看他的屏幕。

    “这是财务报告?”

    “上半年的财务报告,”他推开电脑屏幕,“看得懂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他在看资产负债表。

    是EXCEL文件,含有数个表格,下方小标题显示,资产负债表旁是现金流量表及利润表。数字多到眼花缭乱。

    “看不懂。”她看得很认真,“固定资产,今年b去年多好多。”

    “买了几台设备。”

    “…我还以为买楼了,你们的设备这么贵啊。”

    “这都不是最新款。国外买的,技术封锁,给钱还不卖,麻烦得很。”

    “这东西可以给我看吗?是公司机密吧。”

    席重亭无所谓:“上市公司财务报表还要每年公开呢。普通人看不懂的。”

    黎cHa0看向他:“你能看懂吗?”

    她肚子大了,弯腰困难,坐着不舒服,因此左手撑在一侧桌边,右手按住座椅扶手,放在他的手臂旁,身T稍微前倾,弯起柔和的弧度。

    弯腰时海藻般的黑发从她的侧肩滑落。她双眸点漆,看人时似乎很专注,又似乎没有放在心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她确实不太一样。

    “看得懂也没用,”席重亭视线从报表滑到她的脸上,片刻,又重新望向屏幕,“底下的人和会计都会做账,不专门学就看不出漏洞。”

    “学过?”

    “自学的。”他指向几个大额数据,“有些公司的账做得不对,前后数据对不上,资产负债率和回报率不正常。看不出问题就会被坑。”

    她真的在看,冷不丁问:“你在炒GU吗?”

    “试过,不过亏了不少,后来就让顾问代劳了。”说着,他扣上屏幕,“腿又不酸了?回床上躺着。”

    “不运动会没力气生孩子。”

    黎cHa0不喜欢他的语气,冷冷道。

    “你想让我Si在产床上?”

    “好像弟妹平常运动一样。”他更不喜欢这个话题,语气更加不善,站起来扶住她的腰往卧室推,“去躺着。不然我陪你逛街?”

    “跟你没什么可逛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黎cHa0表情厌烦,抬手想甩开他,动作幅度极大。席重亭不想和她闹,盯着她的肚子,手臂SiSi钳制,把她揽进怀里。

    “能不能安分点?到底要不要运动?想出门我陪你出去,不想出门就好好躺着。”

    这次再碰到腰身时,黎cHa0侧头看向了他。

    她眉宇间含着一GU冷意,脸颊却泛红,嘴唇咬紧了。他停顿片刻,视线下滑,发现她rUjiaNg挺立,双腿不自然交叠,呼x1变得急促。

    “又想要了?”

    他侮辱X地笑起来,下流意味满溢,“怀着孩子还yu求不满,被男人碰一下就想要。不是才说过不能做么,弟妹?”

    “只是不能cHa。”她还在望他,喘息间口唇溢出雾似的Sh气,“…不内S就可以。”

    她知道这两句话矛盾吗?

    下腹不由自主发烫,指腹从nVX的腰窝滑到隆起腹部,张开五指轻轻抚m0孕腹。孕晚期胎动频繁,黎cHa0最近时常不舒服,他越看她的肚子越不顺眼,触碰时力道放轻,却没有丝毫对孕育生命之处的尊重,指腹摩擦充斥亵玩之意。

    “季晓不敢碰你,就来跟我找刺激…这会儿不担心孩子了?为了爽什么都不在乎,是不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反正那么多次都没流掉。”

    她撇开视线,又是抗拒,又是发颤地向下探,指尖碰到他的下身,“两周没做…你不想要吗?”

    ……SaO到这份上,怪不得要两个男人才能满足。

    ——现在可能是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