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CP:叶青X黎

    篇章预警:出轨/NTR/监禁/调教/相Ai相杀

    主要内容:婚后三年,和季晓一起参加朋友婚礼的黎cHa0走错宴会厅,偶遇同样已婚状态的叶青。她此刻很幸福。他似乎也是。

    是不太可能出现的另一个世界线的开端。

    叶青在这个篇章将会展示出200%的恶劣与人渣程度。请重视预警,谨慎观看。

    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之前熟悉的酒吧店主。

    没想到再见面居然是在走错的宴会厅。

    本来是过来参加朋友婚礼的。朋友的男友是本地富二代,家里条件不错,长辈也重视她,因此婚礼租在超一线城市最昂贵的几个酒店之一。酒席水准是你生平仅见。甚至每桌都有几百块一斤的帝王蟹。

    你还没去过这么高级的地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季晓倒是去过,他有一个开公司的总裁朋友,偶尔会参加类似的宴会。他的朋友和他关系特别好,你们婚礼当天送了好多礼物,对你同样还不错。你和季晓受了他很多帮助。因为是丈夫的朋友嘛,和那人还是蛮熟的…也不能说讨厌他,毕竟那人对你真的还挺有礼貌的,就是感觉不太擅长和那个人相处。没话讲。

    所以季晓每次被他邀请吃饭,你都不会同行。

    除此之外,你对这种太高级的地方有些抵触心理。

    确实身边有蛮富裕的人,甚至有些离得很近,像是朋友的未婚夫啦、还有丈夫的朋友这种,都是见得到的人。不过他们的钱财又不是你的,你一个打工人,这辈子都不可能赚那么多钱。

    太常和他们混在一起,会产生纸醉金迷才是正常生活的幻觉。

    不过你的Ai人,心理的健全强大程度也是你平生仅见。总之他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和那些人一起聊天游玩,并且坦然接受自己的现状。

    你真的好佩服他。

    反正你自己更喜欢待在房间里,或者和朋友几个人,去大自然蓝天白云青草地那种人少的地方玩。

    前年辞职回家之后,你和季晓一起回到了老家。说是老家,也不是穷乡僻壤啦,是个二线城市,平常经常有人旅游的那种地方。工资水平只有这里的三分之一,房价也是。

    总之你们年底就可以把房贷还完了!因为首付交得很多——季晓超会攒钱,他展示银行卡余额的时候你都震惊了——所以还房贷的时间很短!之后就没有负担了!

    这一次办婚礼的朋友是当时在这边工作的同事,X格很好,邀请你们这些外地朋友,不仅包机票还包了酒店,就在楼上。你和季晓都认识她和她的男友,你坐在她亲友的这一桌,位置还算靠前。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你这人有个毛病,就是Ai喝酒。要说多喜欢酒的味道倒算不上,你觉得酒味挺难闻的,就是喜欢醉。是在超一线城市007工作养成的坏习惯啦,但一直到回家都没好,每周你都要拉着季晓喝酒。这次酒席准备的酒意外地好喝,你多喝了几杯,总想上厕所。

    宴会厅太大有一个坏处,就是很难找到卫生间。坐得越靠前,去卫生间越困难。

    而且你所在的婚宴厅、nV卫生间四个隔间全满了。

    五星级酒店很大,内景金碧辉煌,每个宴会厅外标注的名字都差不多。你跑到外面解决生理问题,往回走的时候不慎迷路,走错了宴会厅。

    刚进去的时候你还没发现问题。

    …因为真的太大了!你朋友那边的宴会厅也是,几百桌人你就认识不到三桌!加上两边都在办婚礼,风格差不多,桌上甚至都有帝王蟹…可能全城的帝王蟹全被这两家婚礼包圆。你往前走了好一段,快走到最前面,才反应过来走错了。

    不过应该没人发现。因为这边人也很多,酒席间到处穿梭,觥筹交错。

    你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转身就走。

    正是这个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人。

    是一位nVX。

    难得见到b你还高的nV生。你怔了怔,退后一步想道歉,抬头看见她的脸,y是镇住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这是什么…!娱乐公司相关的婚宴吗?!

    现实中真有这种大美nV呀…!!

    高挑瘦削,白得发光,五官无可挑剔,妆容极度JiNg致,黑发长而卷,波浪似的洒下。她眼睛有点像狐狸。

    “不好意思,”你低头道歉,“我没看路。”

    “没事的。”nV生似乎觉得你的反应很新奇,居然笑着和你搭话,“我好像没见过您,您也是新人的朋友吗?”

    “不是的,”你没想到她会展开话题,顿了顿,“是另一边宴会厅,我不小心走错了。”

    “另一边?”

    “嗯,那边也是婚礼…”

    话音未落,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人打断你们的对话。

    “怎么停下了?”

    nV生站在你面前,冬天衣服多,她穿着皮草外套,说话那人可能没看见你,踱步到她的身侧站定。你下意识抬头看去,发现是个同样相貌极为出众的青年,端高脚杯的无名指根戴着戒指。和nV生的是同款对戒。两人站在一起,登不登对另说,倒是散发出一GUb人的富贵气。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你抬头看去的时候,青年也垂眼看向你。但没等发生对视,你就及时收回视线,没发现他忽然怔住的神sE。

    看起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真的很不擅长这种场合。

    你对和陌生人聊天不怎么有兴趣。再说季晓还在等你呢,你出来忘了发消息,他一定担心了。

    “不好意思,”你礼貌地说,侧身想从新来的青年身旁穿过,“那么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然而擦肩而过的刹那,不知是否对距离的判断有问题,出现了本不可能发生的情形——

    青年刚巧抬起手臂,似乎是打算喝一口,然而酒杯还没倾斜,你的右侧肩膀便不慎碰到半边戴着婚戒的手臂。紧接着他忽然拿不稳杯,浅金sE香槟酒Ye于是一瞬向下倾泻,尽数洒上你的白sE高领毛衣,将它染Sh了一大片。

    一切发生在一个短短的须臾。

    你发现的时候,毛衣前襟已经Sh透了。

    与此同时,一开始撞见的nV生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身侧青年,眸中闪过警告之意,加快语速压低声音,用你听不见的声音交流:“叶青!你给我注意场合!”

    “我知道是什么场合。”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青年侧眸对她一笑,轻声回应,顺手把洒g净的酒杯塞进她手里。转头便对你道歉,恢复正常音量,T贴地说:“真不好意思,衣服弄Sh了么?我带你去换吧。”

    你没听见他们交流,不过这不影响你不想横生枝节的心情。

    “不用麻烦您。”你眉头蹙起,注意力还集中在弄Sh的衣服,想赶紧回去换了,“我在楼上有房间,很快就换好了。”

    “是么?”一边继续T贴地回应,青年不知不觉靠近你,轻轻触碰你的肩,自然而然开始推着你向前走,“是哪一层呢?这边有直达电梯,我陪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