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如果是以前的你,甚至坐上这班地铁、在众目睽睽中达成ga0cHa0、cHa0吹、濒临失禁的快感之前的你,都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

    第三卫生间b想象中大很多。

    汗珠顺着侧腰流淌。

    内衣搭扣解开,上身吊带下滑,rr0U暴露空气。裙摆掀开、内K脱下,双膝跪地。

    雄X侵略X的气息在鼻尖萦绕。

    X器填满口腔、直抵舌根,手指缠绕j身套弄,舌尖绕过冠状打转。一切同时进行。没有任何人b迫地、上下摆动头部,卖力地用嘴唇裹弄男根,发出响亮的咕啾水声。某种意义上是在主动进行自轻自贱的行为。把本应用来说话的器官当做取悦男X的X器,用嘴x侍奉ROuBanG。

    原本厌恶的行为这一刻反倒让人心安。

    X器饱含一GU男X本身的味道。并不好闻。和他身上柑橘调香水的味道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尽管如此、因为自己的身T沾满AYee,却想通过另一方X器的气味寻求安慰。

    进来之后先处理了按摩bAng。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掀起裙摆,脱掉内K,用水把Sh透的位置冲洗g净,再用纸擦掉残余的水Ye。内KSh得不能穿,只好和按摩器具一起躺进随身携带的nV士包。裙子呢,确实Sh了,但只打Sh了一小块,稍微洗一下还可以粉饰太平,当做不小心沾上的W渍。还好是颜sE不浅的长裙,不穿内K大概也不会被发现。

    然后,被说着「现在轮到我了吗?拜托姐姐来帮帮我吧,y得快爆炸了」的男生压在了两腿之间。

    hAnzHUX器后,率先升起的感受是安心。

    类似于不是只有自己在公共场合难堪的想法。

    把他弄到S,你们两个就一样了。

    而且向锦昀本来就要S了。

    解开腰带,宽松短K里膨胀的部位溢出鲜明Sh痕,拉着黏连银丝啪地打在脸上。根据那些汁Ye的量判断,刚刚走路时但凡你稍微蹭两下就会S在K裆里。而事实果然不出所料。

    用异化为X器官的嘴唇和舌头卖力吞吐不过十几下,没到一分钟的时间,向锦昀就压着你的脑袋,粗喘着S满了你的口腔。

    喉咙深处激S着、JiNgYe腥膻麻苦的气味肆意蔓延,玷W口腔。这才是第二次k0Uj,两次都是为他做的,尝到JiNgYe的味道则是第一次。好浓、好稠。味道很恶心,想吐掉。但张口想吐掉之前,男生掐住了你的下巴。

    “别浪费呀,姐姐,攒了很久呢。”

    言语间透露出恶劣的意味,向锦昀捏着你的脸颊,指腹在唇畔滑动,居然辅助牙齿做出类似咀嚼的动作,强迫你感受JiNgYe的味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用舌头搅拌一下,多尝一会儿嘛。里面是蛋白质,很有营养的。”

    “……”

    没办法,只能照他说的做。

    不情愿移动舌尖的过程中,他还在持续指导。

    “就像平常吃东西一样…对了,姐姐平常好像也不喜欢吃饭?今天把它吃下去,以后吃饭也会容易一点哦。就这样咽下去…不能大口咽哦,一点一点的吃…毕竟细嚼慢咽b较健康呢。”

    发丝凌乱、泪痕鲜明,脸颊残留ga0cHa0的红晕。你在公共场所的跪在男生的腿间,仰脸抬眸,被异X的指腹按着Sh漉漉的脸颊,被命令着、像对待食物一样、用味蕾和牙齿感受起JiNgYe的气味。

    不是水、也不是酸N。

    口感很奇怪。成分主要是水、也有蛋白质,学生物的时候知道这些知识,之前za的时候也见过,水Ye中白sE的成分是絮状物。

    真正咀嚼起来,絮状的东西像是丝线一样,缠着舌尖味蕾。

    味道好糟糕。

    越是仔细感受,越知道不是该吃下去的东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伴随进食的动作,丝线自顾自滑入了喉管。

    要吐了。

    ga0cHa0与恐惧双重压迫的阶段过去,自我意识在口腔蔓延味道的催动中渐渐回笼。

    在g什么啊。

    居然在外面人来人往的地方给男人k0Uj,还被b迫做这种恶心的事。

    太难吃了。又苦又涩又麻,还黏糊糊的。絮状的东西缠着喉咙,留下让人想清嗓子的、不g净的黏连触感。

    快要吐了。

    身前的男生居高临下地凝视你。

    眼眶里Sh润的热度在打转。

    好恶心。好恶心。

    “还剩下多少?”催促似的这么说,拇指自顾自地按进了嘴唇,“张开嘴让我看一下…哼?这不是快吃光了吗。舌头也伸出来…哦,这里还剩一点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然后、异X的指腹压着舌根,一点一点涂抹残余的浊白JiNgYe,推向更深处的喉咙食道。直至看不见一点sE彩,他才合上你的嘴唇,下滑用满是唾Ye的指尖,抚过喉咙的细腻弧度。

    你把他的JiNgYe全部吞咽下去,让男人的JiNgYe进入食道,滑到胃部,又弄脏了自己的一部分。

    ……

    ……

    目的地是高层公寓。

    市中心,房价高到恐怖的某个小区,落地窗外能看见整个CBD的高楼大厦。不远处就是你的公司大楼。

    昨晚才从那里走出来。

    最近新租的房子离公司更远,没有之前的位置那么优越。由于是承租、没有室友合租,一居室的房租反倒更高。

    ……别想了。

    这里好像是向锦昀平常住的地方。

    他、还有叶青,两个人就读的电影学院就在市中心,就是这附近,开车很快就能到。对于他们这种富家子弟来说,通勤应该不是问题,可能、不用担心翘课毕不了业吧。都是住校外。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不清楚该不该进卧室。

    就在客厅做吧。毕竟是他的家,有不少生活痕迹。卧室可能会出现他的生活线索,太亲密了。你不想无意间窥探别人的yingsi。

    只是R0UT关系而已。

    平心而论,你瞧不上向锦昀这种人。

    你不打算了解他。和这种人牵扯越深,越会意识到自己泥潭深陷。你不想变得更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