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早上还在单纯地欣赏日出美景,在酒店睡了一会儿补觉。回家之后,吃过午饭就继续睡午觉。虽然有点昼夜颠倒,但今天过去就能恢复回来,不睡对身体才更不好。睡前你才还和季晓讨论过晚上吃什么。

    入睡以前,眼前还残留日出映射海面的波纹金光。

    无梦地醒来,仍然残留着太阳金色浑圆的影像。

    ——然而、

    炽热的…什么。

    ——醒来之后。

    有什么,在你的身体周围。

    ——热得快喘不上气了。

    紧紧贴合。

    眼前残留日出明亮的光晕。

    天际晕染如烟细丝。

    太阳仍未升起,海平线的尽头却已经染上未确切浮现的日光。高远净空仿若淡蓝澄澈的水面,蜿蜒影影绰绰、烟丝般淡雅粉橙的大片朝霞。

    水粉溶于液滴的色彩在天际交融。

    质地像澄澈的雾,模糊的水银,擦亮的磨砂。色泽像混上纯白的调色盘,多彩绚烂而淡雅明亮。

    非常漂亮的日出。

    浓得化不开、染料无法调和的光晕组成的旭日。

    海平线落下一线的金光。

    看到超出认知的美景时,会受到生理性的刺激。晨间的日出就是这样的刺激。

    没有酸痛,也没有苦楚,映出那轮缓慢而明亮,将天际染彻的金黄圆盘时,睁开的眼睛被绚烂美景冲击,毫无征兆地掉下了泪水。

    这座城市很发达,经济遥遥领先,旅游资源丰富。但是,并不是具有名山大川的意义,而是奢侈方面的旅游资源。

    这里的海并不比专门去过的那些旅游城市更美。

    绿化做得相当好。可没什么大山。充满人工雕琢痕迹的现代公园很难给人高山之巅的震撼。海也是,没有海岛上澄澈,也没有专门维护的海滨浴场蔚蓝。

    这座城市的年轻人更喜欢在商场放松。去江边坐游轮看夜景。就连日出也有更值得推荐的地点。远离市区的海不是受关注的打卡点。

    但毕竟是人流量很大、发展相当不错的超一线城市。

    沿着栈道分散稀稀拉拉的行人。

    你和恋人的组合方才出现便吸引大部分行人游客的目光,直至站定在栈道,仍有视线若有若无停留。

    掉下眼泪的瞬间——

    似乎,就是这样的热度。

    ——两侧的恋人、同时靠近过来,吻去了你的泪珠。

    ……

    身体的两侧、被什么紧紧贴合。

    冬天的南方又湿又冷。新住进的豪华公寓附赠地热保暖,室内比出租屋暖得多,盖上柔软保暖的羽绒被,去掉了冷意,湿气却仍很重。一觉醒来,发根泛凉。

    到底是冬天。搬家过后,几套珊瑚绒睡衣跟随带到新房,现在身上的是棕色、小熊图案的分体式睡衣。也有比较适合被恋人看见,观赏效果比较强的真丝吊带睡裙,但说实话太冷了,之前和季晓同居好长时间,你早就不在乎那些细枝末节,总之,现在你穿得非常家居随意。而且保暖。

    所以更热了。

    本来不该热的。

    叶青的房产比想象中更大,地热覆盖再好,分散开来也难以起到足够的效果。穿偏厚珊瑚绒睡衣行动刚好,露出一点皮肤都会受凉。

    睡觉也是。床很大,床垫托着腰,只有自己睡的位置比较暖。被子的厚度刚刚好,睡觉暖和又不会热到掀开。

    但现在热到出汗了。

    自己的胳膊缠着什么。

    谁的肢体缠着自己。

    呼吸绵长,混乱交错。

    侧颈湿热,痒痒地扎着异性的头发。

    身前、胳膊和双乳之间,紧紧抱着异性的手臂。

    哪怕只是一边都好。这样两边一起抱着,左右两侧是恋人,身上是被子睡衣,全部起到保暖作用,结合起来简直像蒸笼,温度全方位无死角迭加。你快被蒸熟了。

    “好、热…”

    分明是单纯的热。只有热而已。

    被男人的身体夹在中央,鼻尖萦绕混着汗意的、两边重迭的恋人气息,身下却传来本能的苦闷躁动。

    回来之后没有洗澡。

    想着晚上再洗,吃完午饭就睡了。

    内裤湿漉漉地黏着阴部。

    不仅仅是汗。

    更下、更深的位置,渗出了更湿、更黏的液体。

    凌晨就湿了。

    又是按摩又是玩闹,谁都不想退后,两人一起夹着你又抱又亲。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本来就对性很热衷了,再这样被浓郁的雄性气息侵蚀,谁能忍住啊。

    而且还是喜欢的人。

    根本湿得一塌糊涂。

    就算这样也不想在酒店做,全凭对他人眼光的在意才勉强忍住。

    “贴、太近…了……”

    好像在抗拒。

    两边的恋人都没有醒,只有你在喃喃自语。

    傍晚时分,遮光窗帘内,房间一片昏暗。

    床很大。

    可以充分地、有余裕地躺下三个人。

    汗珠濡湿睡衣。

    后颈处吐息湿热。

    乳房挤压异性手臂的肌肉线条。

    一条腿搭在爱人腰间。自己的腰被恋人紧拥。呼吸吐在他的侧颈。耳畔落下谁的呼吸。

    凌乱交迭的睡姿。

    为什么?什么时候?

    睡前还不是这样。

    躺到床上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啊。

    好热,贴太近了。

    刚刚睡醒,意识模模糊糊。

    身体却先一步动起来。

    “…起来了。”

    腿搭着的位置,男人腰以下的部位,硌人的凸起轮廓。

    小腹传来暧昧的苦闷,腿根不自然地交互摩擦。呼吸加重,热度上涌。膝盖不受控制抬起,轻蹭那块凸起的硬物。

    好硬。

    而且很烫。

    隔着一层睡裤,热度仍然鲜明。膝盖沿着茎身滑蹭,那根便回应似的弹动。偶尔会跳起来,把松松垮垮的睡裤撑得更大。

    干渴。

    身体贴在一起,不住渗出汗液。明知只会更渴,还是继续贴近。

    “硬…起来了。”

    只有自己在说话。